(在宮城地震的隔天,agnès b.小姐發佈了親手寫的一封信,祈禱日本平安的心情,直達內心深處。)


(這是在學校圖書館借來的時報版《姑獲鳥の夏》,說實在翻譯實在太差了,還是推薦獨步版本。)


(所謂的語言就是「咒」,一旦擁有了使人相信的力量,那麼我們可能就會被語言所現制,我們只能-)


「我們只能看見自己想看見的。」-京極夏彥‧《姑獲鳥の夏》讀後感。


在戰爭結束後不久的昭和時代,現代社會正積極的崛起,卻在人們的心中留下了某種過度的芥蒂,
這樣的過度地帶,讓人們對過往時代有一定程度的熟悉感,卻又因極度現代化而充滿著理性,
因此靈異物質與無法被人們所接受與相信的事件,就成為大眾所熱中探討的興趣,這就是盲點的開始。
作為《姑獲鳥の夏》的主要軸心人物-京極堂,曾對關口君這樣說過:「世間沒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因為我們總緊握著自己能理解的常識、經驗範圍內,對世界,甚至宇宙的全部進行解釋,
所以當人們遇上無法用自己經驗來闡釋的事件時,往往就會冠上「不可思議」、「驚奇」的聳動標題來。
說起來這段討論,出現在第一章的第十九頁,之後幾乎整整第一章都是在討論科學與宗教的觀點,
但其實第一章京極堂與關口的論點,卻成為之後解開懷孕二十個月及失蹤隻迷的主要鑰匙,
從小說的標題、設定的年代及主要人物的工作性質,都一再突顯「不可思議」的靈異氛圍時,
卻忽略作者用靈異包裝下的偵探物語,完全是寫實到令人瞠目的地步,因為根本就與鬼怪無緣,
而是真正從醫學、科學及知識的方面來闡釋這個事件,雖然屢屢能感受到小說情節的恐懼,
但最後真正的恐懼,卻是來自於人們對「非經驗」及「非常識」的處理過程,往往就是悲劇的開端。



當然,如果說在閱讀的過程中,盡量去忽略關口的敘述、「姑獲鳥」的傳說,就能夠不被牽著鼻子走,
但這樣一來閱讀的趣味應該會少了許多,作者亦盡可能的提示各種線索,最後卻仍能夠讓讀者訝異。
如果要我說的話,京極夏彥當然算是厲害的小說家,從文章中能夠察覺其知識之淵博及論點的一體性,
並安排曾患有憂鬱症、性格細膩的關口君作為主述者,一邊給予線索、一邊誤導讀者,相當巧妙。
但是,其實就事件本身來看,是不需要花那麼長的篇幅去處理,而且京極堂每每的長篇大論,
確實會讓讀者產生厭倦之感,偶爾進入下一章時,都希望關口君能不能夠不要去找京極堂(笑)。
做為帶有作者色彩的現代陰陽師京極堂,卻是個相當追求理論觀念、合理說法的舊書店老闆,
雖然小說扉頁中總是飄散著平安時代的百鬼餘味,但很多恐懼確實來自於人內心的黑暗,
這可能就是很多人會說,真正的妖魔鬼怪,遠不及人內心的險惡吧,語言也是如此、善意也是如此。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