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充足的午後、路過那如鏡面一般的水池,狹小的巷弄與蜿蜒的階段,被寧靜所籠罩的山寺。)


(落在青苔細草的楓葉,彷彿落在真空的世界之中,鋪成一段永不褪色的緋紅地毯。)


(昨天晚上默默的不小心在這個冬天吃了第二次的壽喜燒,然後討論了嚴肅的話題,這是現實吧。)


號誌燈先生彷彿等待什麼似的嘆了口氣;而號誌燈小姐也不盡將心中的千頭萬緒,化為輕輕的一陣嘆息。
-宮澤賢治‧〈號誌燈先生與號誌燈小姐〉


經過竹林小徑之後,在嵐山車站稍微休息片刻,原本是打算搭乘龜岡小火車的,不過沒想到整天都滿員。
雖然有點懷念四月初搭小火車的記憶,不過沒有搭到也不會感到特別的失落,我們坐在廣場前的椅子上,
在陽光的灑落之中望著小販的叫賣,不時傳來孩子嬉鬧的聲音,還有旅行團的喧嘩,突然覺得相當悠閒。
再次啟程時,這次是要前往第一次卻一直很想去的「常寂光寺」。路很好找,或者我其實方向感很好,
至少在京都之中,都沒有徹底迷過路的經驗。不過偶爾的方向相反難免,因為日本的地圖都要倒著看。







前往常寂光寺的途中,一路上亦都是景點,會經過如鏡面般的水池,真的是範圍相當大的人工湖,
湖的另一邊有一座神社,是難得一見祈求「髮」的御髮神社,相信很多有髮量困擾的人會很喜歡吧,
但是當下我想到的卻是《美髮屍》中,不斷變長還會纏住脖子的黑色頭髮。不過,御髮神社坐落在湖邊,
給人的感覺卻相當寧靜且莊嚴,繼續延著湖邊往下走,路的寬度逐漸縮小,遇見一對新人在拍婚紗照,
明明知道新娘穿成這樣拍照一定很嚴寒,但是卻不免羨慕能夠在楓葉下拍照的景色,一定會成為很棒的回憶。
之後沒過多久,「常寂光寺」的招牌就很快得映入眼簾,就座落在道路旁,一不小心就會錯過之感。






常寂光寺的階段很多,而且相當陡峭,從進入山門到拾級而上抵達本寺,幾乎是沿著山壁而上,
不過站在本寺前瞭望前方,卻可以將整個嵯峨野地方完全收入眼底,剛好又是晴天,給人一種開闊之感,
不過抵達本寺後,參觀仍是要往上爬,而且寺中的楓樹數量真的相當驚人,不只是天空染成紅色,
就連長著青苔細草的地面上、岩石上以及水池上,都鋪滿了楓葉,彷彿只有此處的葉脈不會腐爛一般。
因為被楓葉所籠罩,所以就連坐在緣廊邊享受陽光凝視庭院之際,亦是被楓紅所掩蓋著,宛如楓之國度一般,
可能除了永觀堂不論,常寂光寺的楓葉群可說是相當龐大的,而且不知為什麼,寺內真的相當安靜,
這讓我想到恩田陸所說:「樹木會吸收聲音」,所以常寂光寺一直給我相當沉靜的氛圍,雖然遊客也不算少,
但確實跟其他秋季景點相較起來,寺內給人一種彷彿這種寧靜是渾然天成、存在已久的必然態度。
默默在繞了一圈之後,把常寂光寺記錄於我的心中,期待著與它在不同時期的見面,所給人的寧靜之感。














(仔細的看,那楓葉底下可是水池唷!)

文章標籤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