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歡我的指導教授唷,雖然我不常拍馬屁但是該泡的茶都有泡喔,最喜歡教授請喝飲料了。)


(昨天吃了淡江附近的美味高級卻便宜的台菜,很久沒有這樣子的聚餐,感覺溫馨的都快要流淚。)


(昨天是五味雜陳的一天,助理跟我說錯監考時間,但是吃了美味高級台菜五花,這就是人生吧。)


嚴酷的冬天稱之為酷寒、酷熱的夏天稱之為酷夏,那麼這是個相當酷的冬季。


在上個星期是指導教授的生日,不僅正逢六十週年,還可能是最後一年擔任主任的職位,
家人都遠在亞利桑那州,教授不僅度過聖誕節、跨年,甚至連生日都沒有家人的陪伴,聽起來有些落寞。
這麼說起來,當學妹們在忙著訂好蛋糕、買好卡片時,才真正覺得自己後面已經有人能頂替自己的位置,
不需要再去擔心老師上課有沒有準備茶水、生日有沒有人慶祝這些瑣事,不禁覺得欣慰。
老實說,做這些事情看似禮數,但因為是出於對老闆的喜愛,所以我才會偶爾的幫忙奉上茶水或是寫張卡片,
跟一些同學的違心之行為、過分的奉承行為當然有很大的落差,落差到我自己都會覺得不好意思,
但是我跟指導教授的相處就是這樣,他總是微笑的面對我,而我也是微笑有禮的應對,
雖然看起來好像沒有很深的關係,但是在一舉手一投足之中,能感覺到主任對自己其實是相當照顧的,
包括在值班時常常喝到的飲料、偶爾對我的拍肩或者是平常的聊天,其實只要一點小動作就能讓我察覺。
這三年來,不僅是論文的指導給了我很多的方向,在西方文論上亦有很多的認識,這算是最大的收穫吧,
並且在忙碌的事務之中,還會擔心著我的論文進度、未來規劃之類的,可能問不下十遍我何時考試?
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可能會成為我無法離開這裡的原因之一,所以這學期又要邁入尾聲囉。









昨天以為算是相當寒冷的一天,所以把自己包的緊緊的,不論來往淡水的過程中,都深深的睡著。
原本以為昨天的行程安排的相當順暢,下午值班、晚上監考這樣,不過正在考慮晚餐吃什麼時,
皖佳就說不然去吃之前她跟我推薦的那個蟹黃豆腐店吧,我就想說反正也沒事就一起去吧,
正好就約了幾個學長和學弟,還先叫皖佳和學長先去點菜,怕吃完飯會趕不及監考的時間,
因此一下班就步行到「五花」,老實說每次坐公車經過我都以為這家店是西餐廳耶,沒想到是台菜館,
感覺好像很久沒跟同輩吃這種合菜,最後一次,好像是很久以前在綠島還是宜蘭了,沒有記憶,
因此這種感覺格外溫馨,尤其經過那段寒冷到令人發抖的路程,就覺得當下的飯菜特別美味。
不對,「五花」就我所嚐到的,不論是小菜、甜點還是鳳梨蝦球、焗烤白菜、蟹黃豆腐還有泰式料理,
都相當美味,就連普通的波菜也相當好吃,雖然上菜好像有點慢就是了,還有我都記不起菜名。
這場飯局之後,趕回商管領了考卷,然後開始考試時,老師卻匆忙的走了進來,讓我們都一陣錯愕,
沒想到是因為助理傳達錯誤,原本是拜託星期四的監考,卻說成星期一晚上,讓人哭笑不得,
不過跟老師說了幾句就先回家了,雖然有點無奈,但可能是吃了好吃的晚餐,心情沒怎麼受影響,
這可能就是朋友們常常說的,懷念學生的日子吧。雖然我們無產,但卻過得簡單自由,如此而已。







文章標籤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