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曾經說過,從前小時候在夜晚返家的路上,都很怕經過竹林,那唰唰的聲響和無止盡的黑闇。)


(當楓葉已經成為習慣,逐漸感到適應時,楓樹又會與不同的景色搭配起來,成為另外一種風景。)


(蔓延而上的竹林小徑,往如走進竹取物語的世界之中、往如身旁就有光源氏的蹤跡,還有規律的呼吸。)


那是個晚秋風強的日子,即將沒入黃昏暮色的竹林猶如生物蠢蠢欲動,幽暗中挺立的竹子看上去就像巨大的骨頭。
-森見登美彥‧《狐的故事》


前一天在往銀閣寺的哲學之道途中,在一家店內的年長婆婆手中,得到了一個不算便宜的狐狸面具。
那種在一般煙火大會的慶典、盂蘭節的鬧市中,會有小販在販賣的面具,手繪的樸拙中帶著點鮮豔感,
或許是受到出發前閱讀過森見的《狐的故事》,讓我默默決定這次的任務之一,就是帶一個狐狸面具回家。
狐狸就像是烏鴉一樣,被奉為神祇,卻又有令人神秘的敬畏感,那不僅是樣貌,更是潛在於內在的感受,
不過我卻很喜歡狐狸,或許是受到牠的神祕感所吸引,或許是稻荷大社的狸像很崇敬,就覺得相當討喜。





離開天龍寺後,直接就能轉入嵐山的竹林小徑,這個有名到金髮碧眼外國人都爭著拍照的竹林。
高聳的竹子幾乎遮蔽了天空的陽光,密密麻麻的竹子粗大的像是能夠讓人一圈環抱,總是感嘆,
「或許竹取物語的故事是真的」,我心中默默這樣想著,畢竟這麼粗大的竹子,裡頭藏了嬰孩也不奇怪。
走在竹林之中總能感受到清涼的風,溫度一瞬間降低許多。我想起四月初來時,走在這竹林中,
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寒冷與發抖的路段,儘管是有點陡的上坡,仍沒有一點點出汗的跡象,這樣的寒冷。
雖然這次去有了溫暖的日光,不過走在竹林中仍能感受到冷風,竹林之外能見到楓紅的樹林,
不仔細看彷彿遠處的竹林正在熊熊的燃燒著,透過竹葉落在地上的光點,成為了如同星屑般的存在,
「簡直就不像在現實的場所」,我想。如果週遭沒有這些遊客,可能真的會對這樣的場景感到害怕,
或許竹葉摩擦的聲響會更為明顯也說不定,更不用說是夜幕時分。我想起母親說過的往事。









雖然如此,我還是相當喜愛這片竹林的,能夠讓人回味起很多日本作家的字句和心境,包括民間故事,
更能想像竹林深處,不知是否會有利休的茶庭、光源式的宴席或者是竹取公主的身影,這樣的有趣。
走過竹林小徑之後,同伴們買了番薯,熱得發燙的番薯感覺真得相當美味。能稍微一解寒冷的身體。
或許當竹林有一天同時凋謝時,或讓人覺得相當感慨。但是應該永遠也不會忘記待在竹林中的心境吧。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