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忘了,看到這些圖案還有想像的滋味,在冰箱之內,心情就會很好。聽說要在台灣開店了。)


(上禮拜找了時間抽空去了員林還有鹿港老街一趟,真的很感謝宅宅一家的熱情款待和禮物,很開心。)


(頭髮才沒幾天,就快變成波浪捲了。然後這是一篇很深刻的自我剖析,不管你喜不喜歡,但這就是我。)


「我們總是小心翼翼的保護自己,卻又毫不留情的傷害他人。」我說。


「你的文字和你的人一點都不像。」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從一個又一個的朋友口中,對我說出這句話。
從這個時候開始才發現,原來兩者之間像是一種心理疾病的分裂一般存活在這個軀殼裡,那或許是事實。
在我們都沒有發現的情況之下,外表所存在的不論怎麼說也會讓人有先入為主的印象,而那獨處時的自己,

又是真的自己嗎?

「感覺起來,你就是給人一種很愛『玩』的感覺。」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初次見面的人們會告訴我的話。
因為父母親職業上的關係,從小真的去了很多地方。老實說,我也很喜歡所謂的「旅遊」,本地也好國外也好。
「旅遊」本身給人一種離開束縛的感覺,我們都是一個城鎮的束縛靈,終身有大多數的時間無法離開而終老,
但「旅遊」卻也只是像埃及豔后之夢一般美好的夢境,若是喜愛上一個地方,只是將遺憾更為擴大罷了,
而那些所謂的移民者,只是為了將夢境實現、想脫離現實,成為了移居另一個城鎮的束縛靈而不自知。
當然,這句話所說的,應該不是指「旅遊」。但那印象卻會牢記在每個人的心中,有一天你躲在家好幾天時,

他們反而會覺得你病了。



(這幾年轉換了想法,與其把金錢花在名牌衣服上,還不如到喜歡的地方待個五、六天,
 而對我而言,那個地方,是京都。)


「這一篇的角色,是不是你自己的投影呢?」有時候也會有人這麼對我說,或者說是想找到一種規律。
其實那只是我不擅長替角色取名字的緣故,而且一旦有了名字這種類似符號的象徵時,感覺就會失去意義。
那這麼說來,這裡面的角色都沒有自己的投影嗎?我想不是的,更準確說來,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影子。
而且也會有喜歡的、不喜歡的心態出現,〈失溫〉的優柔寡斷、〈整個城市的沼氣〉的孤獨無依,或者是,
〈五釐米的海岸線〉的自我放逐、〈梅雨季〉的悔恨潮濕、〈槍口上的花〉的異鄉感、〈編號2316號紅綠燈〉的懷舊。
都像是代表一部分的自己般,其中令人驚訝的是以女性角度為書寫對象的也佔了一半,我很喜歡寫女性的心態。

就是這種奇怪的異樣感。





「站在這裡,感覺隨時都會被風捲走一般。」在前往鹿港後準備回去的路途上,我們在彰濱看海,
身後有數十架風力發電用的大型白色風車聳立在空曠的地形上,面對著迎面而來的海風而轉動著,
光是看著這樣的情景和承受這樣的風速時,就覺得自己已經離開這個星球已經好幾光年的距離了。
走在鹿港小鎮時的懷舊感,也油然而生,在一地又另一地的轉換之中,也許還要花費好幾光年的時間,

我們才能找到自己。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