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教授能夠做到這樣,讓學生做杯子送給自己,真的是權威呀。讓我都看傻了眼。)


(跟這一篇都沒有關係的圖,因為今天坐第一排,所以給大家看看王邦雄老師,他的一生比莊子還精彩。)


(怎麼辦?九月走到了尾聲我還沒想到三十號應該寫什麼。差點連今天的文章都難產了。來看文章吧。GO。)


如果記住那種氛圍算是念舊的話,一定要算我一份。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小時候一瓶十元常常買來喝的,生活泡沫茶飲系列。今天喝到生活泡沫紅茶時,覺得好懷念。
忘記是誰的留言說過,我是個蠻念舊的人,這麼說起來的確是如此。不過念舊的通常都不是一個對象,
往往是一種過去消逝的感覺和心情,或者是一個時代的集體意識。唷,說到專有名詞了所以我們跳過。
一種消逝的感覺和心情,簡單的來說就像是生活泡沫紅茶的滋味、手搖珍珠奶茶的泡沫、紅白機的吹卡帶、
躲避球比賽、小學中午放學後的下午街上遊蕩、拿著保險套宣導海報掛在國中教室走廊上的自己、
高中時淡水夏日吹來溫暖的風、排列整齊的課桌椅和隨時都可以看見飛行機雲的天空,有沒有發現,
對過去的一種念舊心情其實都是一種對感覺和滋味的想念,不需要任何人物就能勾勒出一幅記憶的圖畫。
所謂的時代的集體意識,像是我所喜愛的八0年代氛圍,不論是搖滾樂也好還是那樣慵懶卻又進步的現世,
儘管都是從書本裡和影片裡得到的資訊,不過每當產生了這樣的想法時,就覺得能夠在那個時代生活一定很棒。
這麼說起來好像心態已經變得很老似的,雖然還不到會想回到過去的那種心態,但是只要想到熟悉的畫面,
就覺得自己真的是突然一下子,其實也不是突然一下子,以時間的相對來說,每年的時間都是差不多的。
突然一下子自己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過去的過去簡直就像是剪報上的不熟悉的自己,翻著相本的時候,
那個年代沒有無名小站或者電腦可以收藏這些照片,相本還存在的年代。那時候的自己到底是誰呀?
不過最喜歡的也是翻相本的時光,就會想這時候到底做了些什麼、是在馬來西亞還是新加坡、
相片旁邊的那個男孩是誰等等的思慮,也許是因為這樣零碎的記憶才能被稍微連接起來。
各位看小說的時候千萬不要被一些作者給欺騙了,什麼在我三歲的時候怎樣、四歲的時候發生甚麼事情,
那不是聽家人轉述的就是瞎掰的,因為很少人會完整清楚記得自己六歲以前的事情,就像是飛鴻踏雪泥一樣。
我認為我念舊的情緒不是來自於時間的關係,而是只記得自己喜歡的氣味和感覺,有點現實和主觀,
可是誰的記憶裡的片段不是這樣呢?與其抱著不美好的東西存活下去,還不如好好的懷念過去美好的記憶吧。


(高中就開始賴以維生的三年捷運,如今又開始這樣的輪迴了。淡水的夕陽看幾年都不會膩。)


(儘管什麼細節都忘的差不多了,但是那樣輕鬆吹著夏日午後的風的日子,總是不會過去。)


談了過去怎麼可以不談談現在的時事呢?


晚上的時候去了一趟大賣場,發現整排的麵包和奶粉是最少人選購的東西,因為通常這個時間,
麵包應該是已經因為促銷的關係銷售的差不多了,不過今天在看得時候卻還有很多都放在麵包籃內,
經過各類奶粉區的時候發現,有些人會駐足很久,一對老夫妻討論著到底要買哪一種比較安全,
另外是一個婦人拉著孩子的手,說暫時不要喝牛奶囉,以免發生危險。當然也有很正常的人們,
不知道應該是說正常還是勇敢,購物車裡放得都是牛奶啦、奶粉啦還有麵包,算是相當勇敢的家庭吧。
不過現在每天都有一堆新聞和事情看得眼睛都累了,什麼毒奶粉什麼馬來西亞政局什麼斷橋啦,
斷橋這種事情應該預料遲早會發生,廬山旅館倒塌也不會覺得意外,這很明顯就是水土保持被破壞的後果。
如果我們不能夠讓那些濫採砂石的業者、讓那些濫伐山林變賣的工人住手,那麼這樣的問題還會一再發生。
很好,我已經按照教授的吩咐把文學跟時事結合了,所謂文學的脈動離不開政治環境,我想是正確的。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