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imurachen/60/1802439364.flv_###}
(天荒地老流連在摩天輪,在高處凝望世界流動。失落之處仍然會笑著哭,人間的跌盪,默默迎送。
 當生命似流連在摩天輪,幸福處隨時吻到星空,驚慄之處仍能與妳互擁,彷彿遊戲之中,忘掉輕重。
 -陳奕迅‧〈幸福摩天輪〉。上面的音樂錄影帶是陳奕迅很早的粵語歌曲,叫作〈幸福摩天輪〉)

「Bonjour(日安)!Bonjour(日安)!」只要這麼輕聲說著,就會令人想起蒙馬特山丘那薄霧清晨。
那個曾經擠滿了藝術家的靈感和創作者的片紙隻字的石板路,在早晨的水氣包圍下呈現安靜的氛圍,
順著石版階梯的層次而上,從這小小的高地凝望著巴黎市區的全景,聖心堂的白也變得極為平凡。
聖心堂前的草坪因為四月的春日而綠意盎然,從最角落的一處蔓延到我們的掌心,順著清晰的手紋蔓生,
如果能夠坐在這個石板階梯看著那不刺眼的日出,我一定會輕聲的在你耳邊呢喃,「Bonjour!Bonju!」
還記得那機械運轉所發出單調的溫柔聲響,彷彿妳輕聲的喃喃細語,在一個充滿人造燈火的地方回盪。
纜車垂掛著那思念的情緒緩緩經過了城市的最頂端,才一燭光的時間眼前豁然出現整座城市的絢爛燈火,
就像是在夜晚乘坐於「倫敦之眼」摩天輪爬升到了最頂端時,彷彿整個人就被帶到了距離天體最近的地方,
頭頂是延續了幾千萬光年的星體,底下是幾千年建立起的古老城市,我們彷彿被拋到某種程度的高空中,
失去了對引力重力的依賴,不介意能在這樣的亮光燈火之下延續永久,傍晚的時候、深夜的時候,
或者是迎接黎明的時候,說聲「晚安」、「再見」都變得如此奢侈,只是日安的時間總是那樣短暫。
如果可以不睡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在清晨的時候想起妳,睡眠成為了不重要的必需品,醒來或熟睡,
妳都在身邊或者心裡,想把那些想對妳說的話和無形的思念形狀,帶到摩天輪的頂端傳送,
只要擁有一疊六百字稿紙和一隻半滿的藍墨水鋼筆,我就可以在半空中的摩天輪裡寫下關於我們的故事,
搖晃著思緒的垂釣輕撫妳那令我熱愛的容顏,在風的來去之間想起一個溫暖炎熱的午后,
季節是春天,花粉總是迅速瀰漫了街道的周圍,卻又立刻被那溫暖的南風給吹散。對了,一定要記得,
可別忘了那突如其來降臨的一陣春雨和雷聲,稿紙的墨水一不小心就讓雨滴給暈綻,像是妳的任何表情。
像是那紫羅蘭花的花瓣逐漸綻放開的風景,故事沿著春天輕微的腳步走,遺忘一行句子變得可貴且高興,
當沉默的稿紙因風而飛舞的時候,那故事就會在整個地平線上蔓延開來。關於我和妳,一切都剛剛開始。
「Bonjour!Bonju!」思緒回到了蒙馬特的小丘陵,腦袋裡仍然回轉著摩天輪的搖晃,一圈又一圈。
想要對妳說的話都在心裡糾結成一團團想念的思緒,我想起關於一個郵差的故事,替戀人們送信的郵差。
雖然郵差最後死了,戀人們再也收不到彼此的信件了,但那仍然是很美好的故事。郵差把最後的一封信,
最後女孩寫的一封信掛在男孩常常去的那個樹洞口,而男孩將在兩天後收到那封信,郵差送的最後一封信,
女孩會在信裡告訴男孩她的決定。雖然大家最後都忘了那盡責死去的郵差,可是他卻成全了一段戀情。
每次想到這段故事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段對白的法文和郵差的身影,我覺得如果要拍成電影的話,
一定要選在蒙馬特的丘陵上拍,避開熱絡的午後藝術市集和傍晚的紅磨坊紅燈區,而要在這樣的清晨,
男孩最後一幕對女孩說的話一定是一個由遠拉近的長鏡頭,然後男孩說了一句,「Bonjour!Bonjour!」
但是我還是覺得很柔軟,就像是那飄浮在希臘半島上空、歐亞大陸上空的清晨夏日雲朵,
幸福摩天輪(James Ting Remix)   陳奕迅
作詞:林夕 作曲:Eric Kwok 編曲:劉祖德

追追趕趕 高高低低
深呼吸然後與你執手相隨
甜蜜中不再畏高
可這樣跟你蕩來蕩去 無畏無懼

◎天荒地老流連在摩天輪
 在高處凝望世界流動
 失落之處仍然會笑著哭
 人間的跌盪 默默迎送
 當生命似流連在摩天輪
 幸福處隨時吻到星空
 驚慄之處仍能與你互擁
 彷彿遊戲之中 忘掉輕重◎

追追趕趕 高高低低
驚險的程度叫畏高者昏迷
憑甚麼不怕跌低
多僥倖跟你共同面對 時間流逝

東歪西倒 忽高忽低
心驚與膽戰去建立這親厚關係
沿途就算意外脫軌
多得你 陪我搖曳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