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又是一張通知我去郵局領罰單的通知單,當我昨天收到的時候我已經沒有力氣去調侃自己了。
不過我今天回到家,去郵局領的時候發現是一本「幼獅文藝」,然後我才想到是跟投稿有關的。
每一次出去旅行都會留下很多的心得,這個關於金門的徵文活動就是寫下對金門感想,
看了看大多是網誌的段落再稍加修改過的,拿到了佳作,在陳義芝的評審下拿到佳作,
走出了校園的侷限之後才感覺真的很難,而且得獎後開心的感覺一點也找不著,
不是因為只得了佳作不開心,只要有得獎我平常就會很開心的,可是今天不行,
就連獨自去上課的我、小美離開座位後,都會感覺到像是存在在谷底的那種感覺。
回到文章上來說,這是暑假第一次去金門回來後的感想
我不擅長寫旅遊散文,所以把去北京的感想寫成了【北京站】這篇小說,
把去金門的感想寫成了這篇【被高梁田和坑道所圍繞的島嶼】簡單的心得,
很幸運的是兩篇都得了獎,我把關於金門感想的網誌文字刪減了然後才寄去投稿的。
所以是感覺有點粗糙的文本,因為「幼獅文藝」只挑選九篇出來刊載而已,下面就讓大家稍微看一下,
正如評審所說的,如果只是把大家都知道的景點條列敘述過去的話,就有點可惜了。
當我走出了校園文學獎的限制之後,我卻想擱筆了。

【被高梁田和坑道所圍繞的島嶼】

  這個夏天當我離開了充滿廢氣還有嘈雜聲被稱為福爾摩沙的這座小島,一點點飛行的距離之後純淡藍色的景色將眼簾染成希臘藍般的窗簾布,完美的降落而我正融入在這裡。
  到達金門的時候那屬於海的機場讓我聯想到日本和香港填海而造的機場,寬敞的大廳坐立不安的旅客忙碌的地勤人員都讓我感覺自在,我們步下飛機時迎面而來的鹽巴味海風一下機就能感受得到,感覺沒有過多的屏障這個小小的島嶼確實被海緊密聯繫著。
  這裡的天空也是那種純淨的藍,你感覺不到有特殊的瑕疵,溫度很高天空很藍筆直的柏油路延展在綠色的森林邊。父親曾經說過在坑道裡的日子很漫長、故事很多而且從海口吹來的風很涼爽。
  因此我們盡可能的探索各個坑道,如果說要在坑道裡面喝高梁酒一定會跌到樓梯的最下方黑暗的深處吧。坑道裡面有很涼的海風,從我們認知中的出口吹向坑道裡的每一處,這裡空氣新鮮。從由陽光灑落的入口開始是一堆精神標語讓我既視感的以為這裡曾經有人熱血激昂的揹著步槍走過。
  然後從入口開始(那個對我們來說稱為入口的東西)是黑暗的通道,濕漉的花崗岩地板岩壁潮濕的讓人每走一步和樓梯時都需要小心謹慎,在黑暗中即使路旁都有藝術小燈的照亮,卻增添了坑道內的神秘感,經歷了樓梯以後豁然開朗在眼前的是躺在黑暗中的海水以及兩端的遙遠光亮,可以隱隱約約聽到海水拍打岸邊岩壁的聲音不斷來回的有力聲響,沿著岩壁慢慢的往光亮處推進,沉默的海水湖靜靜的用深綠色的神色觀察你的舉動,那令人屏息的花崗岩柱聳立在其中讓人覺得多說一句話都嫌多餘,好不容易走到光亮的前頭,越是靠近海拍打岩岸邊的聲音也就越清楚,然後終於變成了超過想像的大分貝在耳邊用難以想像的頻率在呢喃。
  接著我試著背對著光走,轉身,再面對著光走。昔日用來讓海軍小艇進出的入口已經被堵住了,厚重的石牆被海水不斷撞擊,好像要訴說在這裡軍人的國魂還未曾死去。只是在這裡,已經沒有軍人沒有小艇沒有砲彈沒有碼頭,只剩下觀光客的相機聲,和著潮水聲此起彼落在黑暗的坑道中。
  離開了坑道我試著從高處去眺望海,反而遇見了文台寶塔的石碑群和文墨涼亭。好像不論是什麼地方,都會有幾則古老的傳說和確切的歷史。
  觀海的涼亭在文台寶塔的後方那是一座更高的小山丘,有石砌的涼亭還有哪一位文人留下的「觀潮」兩個大字,從這裡可以看到海。海和天的交際線以及不知名的島嶼,在金門的任何景點好像都很靠近海,如果有高一點的地勢似乎都能「觀潮」在任何地點,這是很棒的一件事,不論任何方式都能看到海。
  如果說水頭聚落是金門人早期生活最寫實的建築模式,那在偶爾幾棟建築上能看到彈孔的痕跡,靠近古寧頭戰史館附近的村落則是紀錄戰爭最好的痕跡。那當初共軍佔領這裡成為暫時軍事基地的房子上,充滿了彈孔痕跡。明顯而又怵目驚心。整片牆上的彈孔像是被螞蟻們鑽出的洞,去想像這裡有人曾經為了守護現在的國家而戰鬥的身影,我們回饋給了這個社會什麼又對自己抱有什麼樣的期望。在參與戰爭的人們離鄉背景把命賭在這樣一座小島身上,他們拿起步槍跟不認識的陌生人廝殺,殺人或者被殺都聽天由命。
  在行使自己的自由之前我想以後我會先去想想,幾十年前為了我們或者更以後的我們的戰士們犧牲時的身影,因為我們是在這裡的情況下享受到的自由應該是更顯珍貴,而不是濫用自由或者揮霍信任。
  早晨你可以穿梭在熱鬧的菜市場街道裡,我們想買點新鮮的食材卻怕沒法帶上飛機。在貞節牌坊下面的彩色風獅爺小巧的讓人有很逗趣的感覺,不過當我撫摸著他身上的彩色顏料和那不可思義的臉龐時卻能令人不經意的忽略這裡的吵雜。
  最後在參觀八二三戰史館時終於讓我發現了廣大且深的高梁田,就像是法國的薰衣草田一般,高梁田蔓延的無邊無際,累累的稻穗垂掛著隨著海風吹拂而搖曳,美不勝收的讓我能理解,為什麼高粱酒的口感會這麼順口的原因。我想不論是高梁田也好或者薰衣草田也罷,只要直站在那田的中央往四周一看就能感覺遼闊,鬆軟的土地舒服的風。還有金黃色的稻穗搖曳的蹤影。
  刺眼的陽光在閃耀聳立的志士亡靈的墓提醒我們不可忘了歷史的過程,去感受這整座島的人文風情還有那四處都能感受到的海風,想像著再過五、六年這裡也會變成更為豐富的觀光地區,當地雷遠離了白色的沙灘之後,我想除了戰爭的痕跡以外,似乎我們還多了一點點靠近海水的機會。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