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因為一通長達兩小時的電話就能感受到強烈的開心,
或者是老友捎來要回到城裡的訊息同樣支撐起今天的生活。

趁今天還剩下幾十分鐘我們來談談有關靈魂、關於靈的事情。
當晚上正要來好好洗個熱水澡,已經脫光了上半身準備期待熱水沖過身體,
這絕對是在冬天裡面最讓人感到幸福的一件事,當然僅次於窩在棉被裡。
蒸氣和熱水被毛細孔所吸收然後因為過熱而冒汗感到溫暖,
外面的低溫外面的細雨都侵襲不進來這小小的浴室世界裡。
所以我特別珍惜每天回家洗澡的冬日夜晚,沒有熱水就沒有冬天。
話題回到靈魂。當我正要來好好洗個熱水澡時,光著上半身,
在學校晚自習的妹妹剛好回家,她對我說要跟我玩個遊戲。
我雖然說不要但是她還是堅持要,室內雖然不冷可是在我的意識中,
從昨天開始我的意識就不斷告訴我天氣會很冷,事實上確實是如此,
所以當我今天出門要去學校時,看到下雨、感受到溫度,
我就先照順序在心裡咒罵一遍玉皇上帝、玄天上帝到耶穌基督和他老爸。
發動車子在路上還要碎碎唸般閃過積水、避免打滑、催促轎車快速前進,
老實說我一直沒辦法體諒在下雨天能坐在車內聽音樂,
還把水濺在機車騎士身上慢慢開像是嘲笑般的開車族。
到了學校之後才發現忘記帶雨傘,沒有人會笨到穿雨衣走到教室,
幸好到了學校之後雨勢有轉小,否則我真的會哭死冷死在停車場內,
重點是我還沒有繳停車費,校警應該會把我跟車子鎖在一起,
然後跟我家人要三百元,母親應該會說三百塊太貴,父親說葬在操場就好。
話題再拉回靈魂。在學校晚自習的妹妹剛好回家,她對我說跟我玩個遊戲。
我最坳不過別人的請求只好答應,她要我把手伸出來。我伸出右手。
她先在我的手上打了一下然後捏住我的手腕旋轉,我完全被這一連串的動作嚇到,
尤其是後來扭手腕的動作,我以為我的手快斷掉了。(她真的辦得到)
然後她還叫我從一數到二十。「這樣我手會血液不循環啦,妳把小說家的手弄斷,
就等於把殘障人士的輪椅拿去丟掉一樣糟糕阿。」我抱怨的說,但是為了我的手著想,
我還是乖乖的數了一到二十,這段期間我以為手會斷掉、身體會感冒。

數完之後她放開握住我手臂的雙手,然後要我打開握住的手掌,
(速度要快趁著血液還沒回流之前做完上述事項。)
打開之後她又打了我右手手掌一下,然後像是抽走什麼東西般,
拉了長長的一條無形線,「你的靈魂被我抽走了。」她說。
這時候你開始感受到血液回流、麻痺,然後懷疑自己是不是還有意識,
「嘿,我的靈魂還在唷。」我說。別這樣這只是個遊戲阿。她笑著說。
然後我就去洗澡了,在沖很熱很熱的熱水澡的過程中,我不斷想到靈魂的問題。
基督徒跟我說人類是由靈體組成的,而且不會有輪迴這回事,
沒有輪迴的話那人死後去了哪裡呢?我不想忘掉的記憶該怎麼辦呢?
完全不知道唷。即使是像佛教徒說的有輪迴也好,
失去記憶和重新感受的我就不會是真正的我了吧。
我相信靈魂這種東西是存在的,可是我開始懷疑如果我們只是虛無的靈質,
該怎麼說出我們能感受這些感受,喜怒哀樂這些風景。
一定有什麼被稱之為在體內更深處的所謂有靈的物體吧,藏在心的最深處。
就像我看周星馳演的「齊天大聖西遊記」時,也會想問問我的心是不是像個椰子,
有沒有女孩在哪裡留下了一滴眼淚之類的問題,總之這是我認為有靈魂的幻想。
如果沒有靈魂的話我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在感受些更虛無的東西,
雖然說這就是後現代主義的宗旨,什麼都是沒意義的。出名只有三十一秒。
我還是希望有靈魂,即使沒有輪迴也讓我好好記住這一趟人生旅程,
我學到了什麼被哪些人愛過感受到了些什麼,很多的很多之類的之類,
上帝會替我保管好我自己,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夜這樣的感受都不應該消失,
更何況是快樂的感受、妳說話的溫度和微笑的長度。
有一天我會想要抽走自己的靈魂,那可能是要送給某人的禮物。
靈這種東西如果可以複製就好了,心的話我就讓妳看,在左胸上劃一刀,
我就能看到妳留下的一定不會是眼淚,而是笑容。

所謂的笑容究竟是怎麼樣的呢?我可能要先讓妳對椰子笑一次,
他才會好好的記住吧,其實不管有沒有靈或者來生,都比不上把握住現在重要。

pic.來自豪哥的二次東京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