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的,我會發現,我等的不只是那個我好喜歡好喜歡的那個人,
 當大學走過一半,人生走過快四分之一,
 我跟小叮都會覺得,我們的時間幾乎要跳脫過去一個禮拜一個禮拜過的單位,
 而進到一個月一個月過的計算方式,
 我不再是那麼單純的把所有的時間灰燼在等待一個人的身上,
 而是,等待未來。」

最近在課堂上有種不想去認真也沒辦法控制自己的那種感覺,
像是回到了高三那年推滿了參考書和課本的書桌,只有我自己相信能在第一次就結束戰爭。
大學生活走到現在就會看的更清楚,沒人會逼著你去念書因為那都是你取捨的,
要走什麼樣的路不是旁邊的人可以決定,可以去逼著你往某條道路上走。
在下午的通識課「後現代主義」上,老師說任何選擇都是沒有意義的,
生命是一場沒有意義的宴會,沒有人會為了你的到來而欣喜,
更不會有人因為你的離去而哭泣。生命終究只是輕如鴻毛般的解構主義。
如果有來世的話,(照小美篤定的說法來說,人就這麼一輩子。)
即使在這個世界留下了些什麼,也無法把這種記憶延續到下個生命。
只是在這個生命當中,當我們走過了四分之一人生的時候,
遙想未來在這剩下不多時間的生命當中,也許我們能學到什麼。
好不枉我們這虛擬的靈魂來這個現世走過一遭,在這個沒有英雄神話主義,
人人都是平等的社會之中,讓自己有正在存活的感覺。
經過了二十年之後我常常在想,當我辛苦構築的人生一切,
將在我生命的盡頭而隨之瓦解的時候,(包括我的房間、記憶情感)
那麼誰還可以記得這裡曾經有過這麼一個人、誰還能複製我的情感記憶,
都像是被沖進下水道般無疾而終的結束。如此快速又健忘。
如果人生的價值除了物慾以外還有該要去重拾內在的部份我不會吝嗇,
因為就這麼一次,關乎我的記憶、我的感情、我的意義還有陳小叮。

「今天在跟小叮討論後現代主義,
 那麼現在我也在想,我的未來是不是也在被我的現在解構,
 我的現在主導著我所有的未來,
 那「未來」這個名詞對我而言,他應該怎樣被去定義,
 在過去,我常常對人許下承諾,
 承諾就是給予別人一個未來,
 可是,我真有這樣的權利嗎?
 我把未來預支了,我有這個本錢還嗎?」

我想起我獻給自己生日的那篇後現代主義皮毛的短篇小說,
即使我知道沒有很多人會花很多時間去看完一篇虛構的小說,
但是當我今天聽到後現代主義老師說小說的人物也許是假的,但故事卻是真的。
反而史記的人物雖然是真的,故事卻不一定真實。
很有感觸。小說裡面想說的就是作者想告訴別人的東西,
當我把那篇「連接近未來的道路」再生日那天不斷重複看過之後,
我才發現自己已經把想要說的話都說給未來的我聽了。
我們沒有本錢去預設自己的未來,像是在列車上不斷交錯的車廂,
我們遇見很多人,從別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卻又從別人身上又發現自己是完全獨一且唯一的個體。
我想起的是關於小說最後的結語,「未來一直來一直來」。
我忘記是出自哪一篇小說的哪句話裡面,對這句話很有感觸是在看到新生之後,
搬書經過去年戲劇公演排練的場地,就像是上個月才剛剛發生過一樣。
應該為了無聊事情大笑的時候都會說的習慣口頭禪,
當妳站在一個定點仔細的往回看,就會發現前面的風景消失的很快,
後面的回憶累積成山。難過的開心的有趣的不好的愛情的失戀的相處的。
後現代主義講的是現代、是平等。卻也沒有講到未來。

「那時,在台上真想當場就死,因為付出的心就想得到回饋,
 真愚痴!我沒有想到,我要付出,就應該不求什麼回報,
 戲劇公演的那天晚上,我相信大家的心是在一起的,
 我們開心的演,看的台下觀眾開心的笑,
 拿著最佳導演獎的獎盃,我真的說,這個獎是屬於二乙的!」

在半夜吃慶功宴是一次很難得的經驗,在凌晨三點狂飆經過山路回忠孝東路也是一樣。
更何況是車上還有剛拿到導演獎的小美和剛加過油的小金旺。
老實說,從頒獎典禮結束到吃飯的時候能感覺到自己有些悶悶的,
演出成功當然很開心,不過沒有得到獎就像是要不到糖的小孩,無理取鬧。
如果要我再回到時間點的那一剎那,我會開心的跟大家擁抱,
因為只要回首看那時間點每個人「用力」的付出,誰曾經看過乙班這麼團結。
當時我卻自私了。卻從自己的角度去看忘了別人所付出的也是同樣,甚至更多。
文學史教授今天說,投稿被退稿是一定會經歷的過程,
因為不是每個評審都會合你文章的胃口,有些要求的是鄉土、有些則是故事性。
並不代表自己寫得不夠好或是怎樣。我不相信投稿的人都不曾會被退稿過,
因為那就像是長大必經換牙的過程,是一種必須是一種成長。
當陳成文老師私下說我演的很恰到好處的時候我已經很開心了,
甚至應該為了那一年的戲劇公演驕傲、為了班上而驕傲。

「當整座城都傾覆,我在這裡,沒有想要成就一個不朽的愛情那樣偉大的豪情壯志,
 只有在這小小的部落格城裡,
 企盼有一天,你會進城,然後停下腳步,
 跟我說你不想當個過客,你是我的歸人,
 當一切都在解構,這等待,也會解構,
 但是,這一秒,還在持續。」

想著剛打給她講完的對話,發現自己無所適從的不知道在說些不知所云的那些事,
就會覺得自己的感情好像變得很遲鈍,像是繞著木樁走路的山羊還有乾笑,
當你成熟開始懂得怎麼應付這個世界,另一方面卻讓自己的感情被封閉,
像是被困在小小的城,這座小小的城沒辦法處理這麼多隱諱的感情。
我會懷念自己有話就想說,該做什麼就做什麼想說愛就說愛的時間點,
感情一但變得隱諱,就會讓自己變得更沉默寡言,不擅長的笑話一遍一遍,
我愛誰你愛誰他在看誰照片放的是誰跟誰看的電影載的是誰,
你不能是藝人擺頭說是好朋友,更不能像是政客推給報社。
突然覺得自己比小說裡的人物還沒有用,他們坦然面對接受事實,
只剩下我或者自己還在原地踏步,向前走立正向右看。
時間總是在我們還沒準備好的時候,不斷推著我們往前走。
什麼時候等待該結束什麼時候應該開口就等著自己讓自己解構,
不是藏污納垢不是喜新厭舊而是更真實的感情更真實的自己。

「人都說後現代主義在追求事物表層後的真理,
 那我的未來的真理是什麼?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也許,不知道就是我的真理,
 可是我可以知道我現在我在生活的每一秒,
 那是我可以去抓住的,
 我在打字,過了一秒,
 我在呼吸,過了一秒,
 我在吞口水,過了一秒,
 我在思考,過了一秒,
 我在傷心,這一秒,也將過去,
 傷心也許會一直持續,但那也是我無法掌握的,
 讓一切解構吧!讓一切在我的生活當中崩解,
 就像我今天引用的這首老老老老歌,
 Let' It Be......」

對話框裡面引用的文章來自於小美的部落格
雖然這篇講得都是對很多人來說無所謂的大道理,
但是這是我想說的,而且說完感到相當的愉快。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