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就坐在我的身旁重複著一些不需要翻譯的語言,
我想說的話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表現,那通常是擁抱。
右手上握著的是藍色的原子筆和一本黃色的筆記本,
記錄著那些關於沒有被公開的事情或者被埋藏在記憶底端的。
妳手上握著老舊電話的聽筒,從妳的心裡卻浮現未接來電的訊息,
終於我發現被丟棄的電影票根靜靜的躺在下水道的出口,
妳說劉海不是自己裁剪的就失去維護劉海的生存意義,
生存意義假定被格式化的話舊失去了夢想的必要。
妳說妳未來想成為世界上最平凡的普通人,
我覺得這個夢想有點奢侈而且不切實際。
妳讓風吹動劉海問我什麼是不奢侈但是卻很有意義的夢想,
成為衝浪手吧,我說。在那年夏末秋初的防風林旁。
妳勸我丟掉有關於大海的記憶,因為秋天的楓葉來得實際許多,
走過熱鬧的街頭我感到有點悶熱,頭上的雲呈現一條筆直的道路。
從東方的藍天延伸到西邊的天空底部為止,沒有終點也沒有起點,
如果丟棄了夏天的記憶會剩下的祇有殘秋的面容吧。
妳笑看著排著長龍的甜甜圈人潮,因為妳從來不吃甜食,
有種會被甜膩感寵壞的錯覺,妳說。
那就試著被這甜膩感寵壞吧,我說。

如果不喜歡人潮擁擠的地方就在街道上到處閒晃吧,
妳說因為光陰越是不捨得浪費就會行走的越快。
就算是這樣漫步我跟著妳的腳步走,
白色的帆布鞋接著白色的帆布鞋我還是感嘆時間未曾停留,
就像是我認為的夕陽總是一天之末,
在面對黑夜來臨以前需要做好心理準備。
妳笑著說那就像是童話故事般的劇情,不需要睡美人,
只需要一顆毒蘋果和早死的皇后。
在紅磚步道上或者是低矮狹小的店面外從來沒有離開過彼此的視線過,
就是這樣連眼睛都會笑的美好笑臉讓我捨不得移開視線。
不知道能走在一起多久,妳說累的時候就坐下來休息一下吧,
在走到世界的盡頭以前要先問過哥倫布的想法。
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先停先來那就牽著手走吧,我們笑著。
仲夏就待在海岸線聽潮汐漲退,冬夜一起最高的地方眺望城市,
春初山上等待即將盛開的花季,深秋在楓林落葉中被幸福圍繞。
不要擔心多浪費一晝的時間,因為還有好多個十年。
妳說就安靜牽著手就好了,秋夜終於能聞到月圓的味道,
柚子是代表即將來臨的甜味、酸味和一起美好的品味,
剩下就留給院子裡不起眼擺放著的花卉,期待冬去的初春。

pic:小瘋的相簿。http://www.wretch.cc/album/wildmilk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