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上是充滿濃濃黑魔鬼淡菸的味道還有清晨七點半鐘空氣正在被廢氣佔領的過程,
豐田汽車的wish 2.0正安靜的行駛在承德路上,往士林和陽明山的方向。
皮椅的味道還很重,可能是因為新車或者周杰倫那首「擱淺」的關係。
戴在前面認真的開著車旁邊坐的副駕很認真的研究著上課或者上班的人群們,
我還在因為昨日的宜蘭之行消除疲累,但是好像也沒有疲累的理由,只有被曬傷的背。
我們有時候哼著歌有時候討論街上的人群或者說一點點關於以前的笑話,
突然從玻璃鏡面上感受到雨滴滑落的時候已經經過了泰山高中準備上陽明山,
我們在這裡來向夏天告別對這兩個月的旅程劃上句號,戴要回去台中,
短時間內也應該不會再見到這群在暑假完樂的朋友們,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自己的生活聽起來好像有點奢侈的感覺,應該好好的為自己而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開往陽明山上的路很熟悉,已經不知道騎過多少遍的道路現在充滿了驟雨。
突然想起昨日宜蘭的大太陽像是在夢裡曾經遇見過的某種片段,
如此的不可思議卻又那麼的失真而且遙遠的不可碰觸。
原本打算去擎天崗踏青的計畫看來是取消了,變成很簡單的早餐會。
文化旁邊的麥當勞讓我想起今年元旦的時候跨完年我們在這裡玩牌直到天亮,
那時候也是飄著綿綿的細雨,原來台灣真的是雨多到會讓人憂鬱的程度。
吃著早餐窗外不時有撐著傘而過的華岡藝校的學生,很從容的上課。
以前高中上課的時候不會很從容,都是配合著捷運的時間、公車的時間,
想好好坐在麥當勞裡吃著早餐,那是上大學之後的事了。
戴說我很像爸爸,吃早餐還要邊看報紙,我想這兩天我不知道社會發生了些什麼事,
總要關心一下。他們很開心的笑然後我們拍照補上租車的最後一段時間。
吃著早餐的時間很快的過去,我以為外面的雨勢會稍稍減小那是我的錯覺,
離開麥當勞時樓下有一名望著門外的華岡藝校女生,
我想應該是翹課吧都八點多了,她的臉上透漏著無奈和一點點的孤獨,
等到經過那樣的年紀之後才會知道,我們總是為了某種小事煩惱。
上車離開文化大學周邊經過溫泉區往淡水的方向前進。

一路上大雨滂沱戴終於可以好好的讓車子在山路間甩尾過彎,
沒有車子只有突如其來的大雨和連續彎道幸好我不會暈車算是很厲害。
車子走到半路時一陣濃霧還有小塊的坍方沒有減低我們的時速只是更小心,
沒有人知道我們的終點該往哪,其實大家都知道不論開的多快離開得多遠,
總是要回到台北城裡面總是要回到最初的崗位上留守。
沒有人知道維持原來的生活對不對改變這樣的生活會不會變得更糟,
只是大家都知道該回去的地方,在改變之前維持原樣。
副駕她說有沒有這種感覺,每次出去玩回來情緒都會特別低落。
我跟戴能感受到的應該很深刻,我覺得就是會感到低落沒錯,
那是因為人們必須面臨快樂之後回到現實世界的痛苦般。現世。
戴故意很輕鬆的說,事實上他常常這樣讓人家放鬆心情。
那我們每天都出去玩就好啦。也許現世對他來說也是某種很想逃避的東西,
誰不是想這樣逃離的人。
突然我發現事實上最不想面臨旅程結束的是前座的兩個人,
在這個暑假裡從綠島的認識開始一直到宜蘭之旅的結束,
這兩個人身上一定收藏著某種所謂可以稱之為牽絆的東西。
我開著窗外的雨滴突然覺得能對人動心真的是很棒的一件事,
不管最後有沒有在一起讓人回憶起來都變成很棒的東西。殘留在腦中。
好不容易離開了山路之後到達的是淡江大學附近,然後回到我熟悉的淡水鎮市區,
很久沒有回來這裡了,我目送回憶進來然後很快的讓它離開。
離開淡水之後在道路上開始嚴重的大塞車,
沒有人知道禮拜三的早上九點半鐘有什麼理由能讓通往台北的道路塞成這樣,
於是我們走關渡大橋和蘆洲多花了一個小時才回到市區,
這是最後上天想要送給他們珍貴的禮物吧,突然覺得自己很像是電燈泡,
他用我的小金旺送她去捷運站的路上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說了道別的話,
最後我在戴離開的那天中午看到她後來修改的網誌,
她說這不應該是個句號而是分號,謝謝你讓我的暑假每天都很開心。
這不算是一個很好的愛情故事,關於最後的清晨。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