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這篇報導去仔細省思所謂的海洋音樂祭對於我們而言真正的意義在於哪裡,
如果只是對於地下樂團好奇和單純享樂為主的話那在岸邊的沙灘只會越來越遠,
海水失去清澈被搖頭丸和核四染黑,讓只有音樂季才被重視的地下樂團解放。
不要在這時才說你關心海洋或者從來沒有過,
貢寮不是爲了音樂季存在但它既然存在了,
除了音樂之外我們是不是能爲海水盡一份心力這才是應該優先考慮的事。

轉自:中時電子報

【貢寮年年吶喊海洋、音樂、青春。歡樂過後呢?搖滾人文精神和沙灘一起不見了!】

黃秀慧/特稿

承辦單位易主的「海洋音樂祭」,今年夏天依舊在福隆海邊用搖滾樂吶喊青春,
貢寮再度人山人海,滿7歲的海洋音樂祭,樹立從主流文化逃逸的在地音樂特質,
不過這一路走來,也衍伸出商業贊助、演出團體屬性、福隆沙灘流失、地方發展、
對音樂文化產業影響等不同面向的問題。只是年年歡樂過後,貢寮光環再度消褪,
獨立創作依舊艱辛,海洋音樂祭提供的只是一場享樂的嘉年華會,屬於年輕人的派對。

只見享樂欠環保

享樂只是海洋音樂祭的附加價值,絕不是存在意義,
主辦單位最愛以海洋音樂祭比美日本富士音樂節,學到了皮毛,
卻忽略搖滾樂重要的人文精神。貢寮人關心的核四議題,
從來不是歌頌美麗海洋的海洋祭宣傳主軸,但因核四重建碼頭阻隔漂沙回流,
破壞洋流循環補沙機制,已導致綿延近4公里的東北角沙灘倒退,海岸線破碎不堪。
時間倒回2000年海洋祭首唱時,彩虹橋下還能見到綿延沙灘,樂手唱完就坐在橋下納涼,
但2002年重回現場,彩虹橋變成斷頭橋,此後每年都得從鹽寮等地「刮沙」回填,
以應付弄潮和音樂祭歌迷的需求。
反觀2004年日本新潟地區大地震造成嚴重災情,
在當地舉辦的富士音樂祭團隊,不但第一時間規畫協助災民的相關義演,
還透過網站為樂迷追蹤災情及所需援助,
成為支援新潟災區重要的民間組織及青年團隊之一。不只富士音樂祭,
英國瑞汀音樂節、丹麥音樂祭都對人權、環保等公共議題有相當支持,
更別提美國胡士托音樂節,更是反戰氣氛中誕生的經典音樂祭。
而今年,不見了的不只是海灘,還有往年的獨立音樂廠牌設攤、
設計風格獨具的周邊商品,以及海洋音樂影展。
這些濃濃的音樂氣氛都是海洋音樂祭的傳統,無法被保留,問題出在哪裡?

條約牽制音樂祭

曾出版「搖滾夢土‧青春海岸─海洋音樂祭回想曲」的翁嘉銘覺得,
問題出在海洋音樂祭的定位。
「台北縣政府主辦的海洋音樂祭是一大創舉,
 不過官方色彩一直是海洋音樂祭受批判、質疑的主因。」
而曾經擔任3屆獨立音樂大賞評審的葉雲平說,
他很早就建議為音樂祭成立獨立民間基金會,
「公開招標,遲早會發生承辦單位易主的問題,
 只有成立中立的基金會,才可以免去每年招標、
 承辦單位易主,活動精神無法延續的問題。」他說。
搖滾樂的存在不為耍酷,而是帶著理想色彩的獨立思考,
海洋音樂祭鼓勵獨立創作,卻被官方條約綁手綁腳。
海洋音樂祭要向國際發聲,還是成為觀光的啦啦隊?
值得口口聲聲強調自己是主辦單位的台北縣政府深思,
因為海迷都不希望,嘉年華會過後,海洋只能懷念。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