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從五瓶五度的酒精濃度中醒過來時才發現,清醒著比宿醉還令人難過。

阿根廷別為誰哭泣,因為守門員受傷還有教練的調度導致在最後的PK賽落敗;
貝克漢與魯尼沒有資格哭泣,因為你們的肩擔揹負著支持英格蘭人們的希望;
這跟3R、足球強國或是拿過多少金盃沒有關係,因為足球是圓的人是無限的。
當阿根廷、英格蘭還有巴西雙雙都爆冷出局之後,對我來說這一屆的世足賽就結束了。
讓我不能忍受的是連續兩天在我關注的PK賽之下,英格蘭和阿根廷卻雙雙落敗。
也許我跟球王比利都是很不幸運的烏鴉嘴,看好的球隊總要提早出局才肯甘願。
勝利令人欣喜而落敗卻又如此的令人沉重,更何況是在應該要勝利卻失敗的牆前。
阿根廷與德國的比賽,在晚上十ㄧ點開始,從注目著阿根廷角球先進的狂歡領先,
到懷疑教練把梅西等主力換下去只注重防守的策略,
然後是德國的選手撞傷阿根廷守門員的悲慘換面,因為側腰相當的脆弱。
換上的二號替補守門員也完全沒有足夠的實力來守好阿根廷的球門,
在比賽快要接近尾聲的時候又是克勞斯的頭槌,我已經可以看見阿根廷的眼淚。
只是當我抱著那一點點幸運女神還在的期待直到PK賽,卻發現阿根廷的換人真的錯了,
守門員沒有一顆球猜對邊,阿根廷的後補球員也不斷的失去進球機會,
當我看著德國守門員一次一次的檔下球的時候,就已經不敢再把電視調大聲,
因為我想聽到的不是開罐啤酒的歡呼聲而是南美洲特有的森巴舞蹈。
我想勝利女神應該是想要買醉,才會對德國的啤酒微笑。
不去看馬拉度納的臉還有阿根廷教練和球員的臉,也明白阿根廷注定流淚,
當藍白條紋的旗幟和深藍色的球衣在柏林足球場降下的那一刻,
我們只能期許四年後不知道會在哪裡的世界盃,
還有德國進口啤酒會打折的小小安慰作用中,只是阿根廷真的是值得讚許,
真的應該挺直腰桿離開德國的境內而不再哭泣。

禮拜六的晚上約了大家到復興北路上的運動BAR看十ㄧ點的英格蘭對葡萄牙。
很喜歡這樣的氣氛,在昏暗的餐廳中喝著啤酒隨著螢幕吶喊,
不管什麼人是支持什麼隊伍都相當的開心投入而忘情尖叫。
因為啤酒買二送一(大玻璃瓶罐)所以不自覺點多了,我知道他有點擔心我喝多了,
尤其是當下半場貝克漢因為腳踝扭傷而下場的痛苦神色,
以及魯尼被葡萄牙球員極為惡性的犯規而生氣,推了對方的球員一把而被判了紅牌下場,
一次又一次的讓我感覺到英格蘭正走在鋼索上極度危險的晉級路上。
這時候我想念起那個因為受傷而回國的歐文。在魯尼受傷未癒之前他絕對是英格蘭的箭頭前鋒,
只是沒想到魯尼傷勢好了之後卻是歐文的腳傷,他是否在電視機前會埋怨自己的腳。
當然沒有什麼隊伍會比英格蘭更悲情,九八年世界盃的貝克漢紅牌到今天的魯尼紅牌,
也許英格蘭的主力球員在關鍵比賽時都會吃到紅牌,更導致英格蘭輸球。
當然在昨天深夜的時候我們都沒有放棄英格蘭會獲勝的希望,
啤酒、燈光、螢幕、玉米脆片還有仙人掌相雜交錯,英格蘭還有竹竿克勞奇,
不過可能是因為太多天坐板凳沒有上場的關係,動作不是很流暢,
果然失去了許多能踢進球或是角球的機會,我想若是英格蘭不能在正規時間內進球,
那失去魯尼和貝克漢的英格蘭陣容,要踢延長賽會很吃力,要踢PK賽贏面更低。
不過事情越往壞的方面去想事情通常都會越糟,每次的射門落空已經讓這裡哀號遍野,
在三十分鐘的延長賽內果然英格蘭開始以守為攻,也許是體力也許是想拼一拼PK賽的思考。
終於兩天都讓我看到了殘忍也令人緊張的PK賽,最後的結果卻讓人難以接受,
英格蘭結束了這一屆的世足之旅,然後讓我意外的在今天的新聞中看到他辭去英格蘭隊長的消息。
他叫我不要太難過,不過他能理解我兩天看PK賽落敗的心情。只是他是支持德國。

也許在回去的路上我真的有點醉了也說不定,因為凌晨兩點半我想要上陽明山吹吹風。
被空無的黑色所壟罩的城市街頭只剩下水銀路燈和故障不斷跳換紅色、綠色的號誌燈,
我想起在那個BAR裡看到很像她的女生,就只是像而已沒有什麼想法跳躍,
然後我開始認真去思考大家要去綠島的計畫,不需要跟誰的腳步走,
因為我只想要跟大家開心的一起喝酒和玩樂而已。所以這應該很快就會實現。
也對這一晚的聚會相當開心,只是有那麼一點點小小的缺憾,英格蘭輸球。
但是這都沒有當我隔天中午起床時,聽到巴西又敗給法國席丹的消息驚訝。
也許今年的世界盃足球之神真的想喝啤酒想瘋了,
祂們已經看膩了森巴舞女郎的粗肥大腿和烤焦皮膚,
我是有一點點這麼羨慕法國的贏球。因為巴西真的是很可敬的對手。
只是當英格蘭、阿根廷和巴西都被淘汰出局之後,
沒有阿根廷滿分的團隊精神、魯尼貝克漢的中前場互動、巴西森巴腳法的節奏,
讓我認為這一屆世界盃已經提前結束了,最後僅管誰拿下冠軍都不要緊了。
如果你邀我一起去看冠軍賽我會不會答應?當然會。
因為那只是想酒精進駐跟氣氛狂歡的兩種藉口罷了。
也許當我到達世界的屋脊青藏高原之後會告訴你們那裡的羊是不是白的,
湖有沒有像大海一樣遼闊,拉薩的布達拉宮是不是會令人缺氧,
然後翻過了高原之後就會到達歐洲大陸,那裡沒有蘇格蘭裙沒有森巴舞蹈也沒有眼淚。

我害怕的是當世足賽結束之後,我是不是再也沒有喝啤酒的藉口。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