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點鐘的時候我懷疑我看見了太陽在右手邊,
我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想像現在的季節,
慢慢的擺脫因為睡眠而僵硬的身體,喝了一大壺的水讓身體記起感覺,
穿好衣服後拿著《左傳敘戰的資治精神》就往門外跑,
早上的國圖沒有生氣沒有應該有的人聲鼎沸,也許這是她本來的模樣。
瞭解了這裡的查詢系統之後要找書不再是花費時間的事情,
只是等待調閱的時間還是漫長的像是未婚妻的等待。
最後很順利找到需要的資料,看看時間還早,
我們騎著車離開國圖去車站附近的唱片行拿我預訂的唱片。
接著去附近的拉麵店吃拉麵。自從我們家附近的拉麵店收攤後,
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吃到拉麵的滋味了。
而且因為吃過東京的拉麵害我每次吃台灣的拉麵店都會變得很挑嘴,
不過今天這家的拉麵算是很合格的口味。價錢也不貴。
我們在那家店吃完中餐時才十二點,沒有太多的客人,
吃完飯後亮羽說想買一張唱片,我們走回唱片行逛,
一直到一點多才解散,他去漫畫店看漫畫,而我去台大。
今天是台灣大學的畢業典禮,不過因為上午是全校官員的冗長致詞,
因此表哥叫我們下午去參加系上的「撥穗典禮」就好。

在羅斯福路狂飆的途中,「大中至正」的廣場因為鴿子聚集而熱鬧,
總統府前面是憤怒的人群拿著氣笛喇叭在怒吼,
零肆年伍月的我也曾經在那裡跟拒馬奮戰過,如今我學乖了,
政治人物只會躲在家裡看電視嘲笑人民,自以為在人前扮演完美的上帝。
人性的醜惡面不過如此。教訓人的時候很大聲,自己被教訓時卻最不甘心。
回到天氣開始陰霾的羅斯福路,這裡沒有太多的陽光,
也有一段時間沒有經過這裡,原本寬廣的道路被公車專用道給賭塞,
看著電視新聞時都不會如此覺得,人真的是要親自去嘗試才能感同身受。
停好車後就看到台大的校門口擠滿了人在拍照,
學士服、學士帽、畢業證書、很開心的笑容以及成群的人們。
有時候離開了這裡的現在之後,人們會不會對未來感到徬徨呢?
看著這些國家未來的頂尖人才們在面對未來時的容顏,
(相信沒有人會懷疑台大的學生總是在社會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他們是表現出極有自信的笑容,還有確定方向的眼神。
我總是羨慕著擁有確定夢想的人,他們有著自己該走的路,
而且不用去多做懷疑。只要往前走就可以了。
走到椰林大道最後的一片草坪那圖書館前向左轉,
穿過餐廳工學院大樓在眼前出現,
「撥穗典禮」竟然是將學士帽上的帶子由教授親手由右邊撥向左邊,
我第一次看到感覺很新奇,表哥上台發表一篇論文得到全場的掌聲,
在結束時還有唱歌很像品冠的人出來「禮呈奏樂」。

一直到結束的時候我才有機會跟表哥恭喜,還有獻花,
他堅持要跟拍照,我沒有理由拒絕。
大表哥開玩笑說下次就輪到我的畢業典禮,
沒有想法脫口而出,可不可能畢業都還不知道。
而且對於畢業典禮,我腦袋中老是浮現日劇「Orange Days」完結篇的畢典。
「Orange Days」應該很明確的表現出大四生對畢業的徬徨吧。
大表哥做了很好笑的比喻,
他說畢業就是由這個熟悉的環境換到另一個陌生的環境,
就像是由這家公司換到另一家公司,畢業就相當於被裁員嘛。
也許吧,所謂「畢業亦為失業」,不就是這個道理嗎?
不過表哥還沒失業,博士班還在等著他去做實驗。
整個台灣大學很大當然是大家都知道的,
只是餐廳東西好吃的程度、便利商店的家數、樹木的數目,
都是銘傳所擁有的十倍以上。一點也不誇張。
而且更重要是在校園內就有誠品書局,實在是太棒了!
當然我沒有能力在這裡讀書,所以也只有羨慕的份。
五年五百億給公立大學果然一點都沒有浪費。

看到這些穿著學士服的畢業生們,
總覺得穿裙子或短裙的女生再穿學士服很怪,
像是只穿了上衣忘了穿褲子的人,蹬著高跟鞋走來走去,
實在是有點詭異。
看著這些畢業生們想想經過這個暑假之後就是大三了。
期末考、期中考、期末考、報告、論文,然後大學生活就結束了,
想想昨天好像才從高中畢業的那年夏天,
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蒙上灰塵了。
時間不會等待人們去珍惜就從手上流逝,
有點可惜卻也更應該去珍惜。
在兩年後的我們會順利畢業嗎?
那二十年後的我們又是在做著些什麼事呢?
每每想起這些,
我就會想到「Orange Days」的第一集第一幕,
站在玩樂的大學生和不斷道歉的上班族中間的妻夫木 聰等待地鐵,
就像在等待自己的未來一般徬徨。
記住這時候自己的徬徨,我就會更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