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天氣已經持續三個禮拜都在下著豪雨,
不過氣溫並沒因此而降低,畢竟算是夏天所以下雨還不算太糟,
只是連下了三個禮拜後確實令人有點煩燥不安。
更令人感覺到有點困擾的是,
王微茵家裡的家具開始長出黑綠色的黴菌。
她對粉刷過後家裡的白色牆壁感到憂心,
角落附近冒出的黑綠色斑點讓她有點不知所措的煩躁,
王微茵偶爾會煩燥,她以為這是身為女人應該有的特質,
不過在某一次分手後她發現,自己煩躁的週期更為頻繁,
她無法理解自己除了生理上的週期之外,
自己的身體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也許太久沒有去曬曬陽光。也許。
她在連續大雨的第十八天打給身高一八三公分的男友,
不過得到的答案卻是令人失望。
「我的身高只適合幫妳刷油漆,不適合幫妳處理綠色的黑點。」
男人用特有的率性特質這麼回答她。她無所適從,
想起曾經在大學理學過的國際禮儀,她坐在沙發上深呼吸幾次,
然後起身去廚房做很久沒做的家常菜。
但是到今天為止十八個禮拜,男人還沒到家裡來吃過飯。

接近傍晚的時候,有人按了那有點單調的電鈴聲,
外面正下著大雨,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她想著男人身上的味道,
小心翼翼的開啟沉重的銀色大鐵門,門外沒有高大男人的身影,
只有一隻被淋濕的黑白雜色的貓,和一株仙人掌。
「外面正下著大雨可以讓我們躲一下雨嗎?」貓先生拿出藏在仙人掌後面的黑色高禮帽,
用很英國紳士方式的說法問到,王微茵沒有拒絕的理由,
因為她本身也並不討厭貓,更何況是相當有禮貌的貓。
「歡迎。」王微茵說。貓先生退後了幾步把身上的雨水快速甩掉後才進到屋內。
仙人掌不知什麼時候跟在後面已經滑進了屋內,
貓先生似乎對處在這個屋內有很大的不安,牠不時用肉球和口水擦臉,
一邊在客廳的沙發椅旁邊走來走去。
微茵不知道是什麼讓貓如此不安,油漆味、香水味、鬱金香花味還是剛剛做的菜,
過不了多久,貓說,這間屋子裡充滿了黴菌的味道。
「嗯,畢竟連續下了很多天的雨了。」王微茵這麼回答貓說,
貓端正的坐在沙發上凝視著自己手掌的肉球,
「雨究竟是下在這間屋子內還是心裡面呢?」貓突然這麼說讓微茵不知所措,
「氣象報告說最近有一道鋒面經過,滯留在地區上空才會不斷下雨。」微茵找個著力點回答。
「嗯,我知道阿。貓對這方面總是有一套方法。」貓先生這麼說。

貓先生開始繞著房子走,慢慢的。
「那大概要幾天後才會放晴呢?」王微茵看著在房子角落不斷侵蝕著白色牆壁的黴菌嘆息,
貓先生沒有回答只是去觀察百葉窗。百葉窗上沒有灰塵很潔白,
「不知道噢。妳真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嗎?」貓先生回頭對坐在沙發上的王微茵問。
她仔細的翻找腦中和心裡想要的是什麼東西。
是不再需要靠藥物幫助的充足睡眠、還是新的筆記型電腦、也許是一本書,
《百年孤寂》的翻譯版,還是,還是跟男人在桌前好好的吃ㄧ頓飯。
王微茵蒼白的臉上滑下兩道清晰的淚痕,
其實就不過一句話,一句關心的問候也好,她需要的是愛,
而不是制式化的問候和失去行程表的戀情,
終於世界跟屋子內都被雨水和淚水給淹沒,白色被粉刷的牆壁開始剝落,
綠色黑點般的黴菌被沖刷到很遠很遠的下水道裡面去了,
貓先生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離開了屋子的內部,
只留下一株仙人掌和渴望愛的女人在被雨水充滿的夏天。


這是我今天和之前對黴菌的感覺所寫下的極短篇,
不要太在意內容這只是我的個人感覺而已,
因此才會有這篇小說。就這樣。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