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很美】電影觀後心得

班級:應中二乙
學號:93431015
姓名:陳宣輔
指導老師:林文卿 教授

  《看上去很美》是內地作家-王朔的作品。王朔自己親自擔綱副導演,將這部作品拍成電影。老實說我對內地作家沒有什麼想要看他們作品的欲望,當然在大陸被限制的文字傳播也有關係,不過另一方面我是比較難接受內地作家擺脫不了封建社會或傳統社會議題的巢臼,因此很少看內地作家的作品。但是當我看完這部改編《看上去很美》原著的同名電影之後,我跑遍了書店就為了找這部《看上去很美》的繁體版原著(因為我發現圖書館有繁體版,不過卻被班上另一位同學先借走了),而原著的篇幅也不會說很短,因此在這邊我想先以直接看電影的內容跟感受來寫這篇心得。是最直接的感想。
  從片子一開始,沒有照到方槍槍爸爸臉的帶鏡方式,讓我想到方槍槍是不是對把自己留在幼兒園的爸爸只有很模糊的印象,小孩子通常是這樣的,習慣的迅速野忘記的迅速。方槍槍在剛進入幼兒園的時候不斷哭泣。老實說很丟臉,我想到我以前剛進入幼稚園的時候,每天離開父母的懷抱時也是哭的這麼慘。現在仔細回想當時哭的那麼傷心的原因,我想是對新環境的陌生和不熟悉吧,因為面對新環境會感到害怕和裹足不前,我想這是所有動物最基本的本能,當然動物不會哭,不過牠們會花很久的時間觀察,才踏出第一步。
  我覺得方槍槍一開始應該是感到莫名,「為什麼不能哭?」這是人類最基本的情感表達方式,但是他卻不知道在人類社會和團體生活中,有些行為是不被允許的,而且要避免帶給人家多餘的麻煩,尤其是後來不會自己換衣服的方槍槍,在眾人面前因為頭卡在衣服領子上而被嘲笑,這對觀眾的我而言是相對殘忍的畫面,為什麼這個年紀的小孩不能慢慢學習穿衣服,或者這麼說,為什麼一定要學會穿衣服呢,那種年紀的孩子分不出性別穿衣服的重要性其實不大,但是從成年人的眼光來看,不穿衣服就像是暴露的行為,而做出這種行為的方槍槍就被貼上了和世俗不同的標籤。
  在方槍槍的夢中,導演用月光和銀白色的雪地襯托他裸著身子在庭院小便的畫面,我認為這是人類最底層的潛意識,裸身、沒有規範的場所和自然景觀。不過我們當然不能因為某些行為最接近人類本性而便依自己的思想行動,那整個人類社會就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壞,這也就是為什麼人類要學習或者經過「社會化」的過程。其實我認為「社會化」是抹殺人類最原始情感的兇手,「社會化」過程讓我們屏除先天的東西而學習人類們所規定出來的規範,天性被壓抑著,就像是儒家思想般的令人感覺到不舒服卻又如此必要,我反而比較喜歡荀子的天性說,所謂人性本惡還是人性本善其實都是「社會化」過程適應下的兩種極端,有些人不無法適應「社會化」而使得他在團體中顯得格格步入,就像是最後的方槍槍想引人注意和無法接受「為什麼非得這樣」的暴力行為,因為他想吸引別人的注意,卻忽略了或在天性上排斥「社會化」的過程。
  在片中的許多「標準」行為小朋友,就像是現實社會中默默接受一切的成年人,他們認為規範是理所當然,領袖-在影片中是園長、老師-的存在是絕對必要,所以當方槍槍在片中散播老師有尾巴的謠言造成騷動,為什麼大家會如此相信,只因為其他的小孩們對於非現實中的「怪物」有強烈的好奇心,這也反映出這些孩子已經完全「社會化」的現象,為什麼尾巴的有無會是分辨動物(怪獸)和人類的界線。我想除了方槍槍以外,其他的孩子們都忽略了自己也是「動物」的事實。這點從方槍槍和其他小朋友的互動來看,是極為強烈的對比。
  我喜歡這部導演的用鏡和色塊。導演用很明顯的色塊和鮮明的顏色表達小孩眼中的世界。而且藉由某位高官小孩的爸爸來接孩子時,表現出老師們的汲汲營利的嘴臉。我很喜歡許多電影中表現出人們人前人後的兩種面貌時,那種虛偽的嘴臉令人感覺到這就是現實的世界,不過多虧了這現實的世界,方槍槍拿到了第一枚小紅花,在這裡最重要的意義是,方槍槍以為自己越來越可以接受「社會化」過程的第一步,不過到最後卻還是沒有方槍槍想像的順利。
  我認為方槍槍在接受「社會化」過程中最快樂的時光,是遇到了南燕北燕姐妹。跟南燕一起離開幼兒院去街上和醫院的途中,導演用陽光直視的亮黃色構圖來表現方槍槍心中開心的心情,我想要是在電影(或是原著)中沒有安排南燕和北燕兩姐妹的話,方槍槍「社會化」的過程會顯得枯燥乏味而且更難理解社會化的進行下去,雖然說也許方槍槍「社會化」的過程也有可能會變得更快或更能接受,但是不管怎麼說,南燕北燕兩姐妹的角色在《看上去很美》中,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其實在《看上去很美》一片中,用了很多的對比,不論是顏色上的或是成年人與小孩之間的思想對比,其實這中間我認為作者在討論的只是這種「社會化」現象,還有不能適應和已經適應的孩子們的互動。這中間對「社會化」的過程有對錯可言嗎?就是因為沒有,或者是說作者也無法知道答案,因此才有了這部作品(不論是電影也好小說也好),來探討關於「社會化」的問題。其實感受最深的是人類脫離了原來的天性之後卻不曾再回首或是想起那樣的時光,我認為人們不論在人類社會或者團體中如何被同化如何被影響,都應該保持著還擁有一份赤子之心,擁有一份最基本的情感,開心就笑難過就哭,不需要因為時間的經過年齡的成長而忽略或隱藏起自己的感情,那對自己來說是最悲哀的。我想王朔可惜的地方就在於,沒有去探討「社會化」後的結果還有該改善的方式,當然他留給讀者或觀眾極大的想像空間,但是我認為有表現出來會更好。
  其實在影片的最後,我除了對於結局突如其來的來臨有些驚訝的情緒外,經過事後的沉澱,我突然覺得方槍槍是很可憐讓我感受到心理深層難過的孩子。他在最後的心理上完全孤獨了,就算最後他能好好的平安長大成人,卻在內心深處上完全的被人類社會隔絕了。我突然謹慎的去思考,我是在什麼時候接受了人類必經的「社會化」過程,我在心理上是不是也被完全隔絕了呢?或者我被完全同化了甘願接受這樣的事實,不論哪一種對我們來說都是非常的悲哀。但是我們能拒絕人類社會傳承以來的「社會化」過程嗎?我感覺的哭笑不得,因為不論怎麼說,我們都無法拒絕「社會化」的過程。




完 小叮於2006年5月22日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