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很不好都是沙子在天空中飛舞,
沙塵暴來襲的時候期中考就這麼結束了。
考完詩經以後已經沒有需要閱讀的東西了,
英文始終不是我的強項,
能聽的懂但是要把它寫成文字辨識單字就有點難度了,
看來中文跟英文還是不同語系的差異。
中午躲在昇宏跟小智哥哥家,
玩PS2的太空戰士十二(Final Fantasy XII),
從上次破到一半的從監牢逃脫那邊開始,
兔子人、盜賊、空賊、巨大蜘蛛、反叛軍的公主、被篡位的國家。
在遊戲的世界裡自己就像是主角,
有高超的技巧還有黑魔法白魔法,夥伴會幫你同心協力打倒敵人,
漸漸解開故事的謎底,比起地下監牢來我還是喜歡有亮光的地面。
在逃脫了監牢擊倒巨大蜘蛛之後回到了地面上,我存檔,
然後回到現實世界。
天氣很不好依舊是沙子在天空中飛舞,
這裡沒有兔子人、夥伴,
沒有人應該是公主或是主角,
不過現實中的巨大蜘蛛卻是確實存在著的,
就在這個社會裡頭隱藏著。

考完英文之後我們騎著車回到東區,
Converse的世足賽紀念款帆布鞋還沒上架,(據說要月底才會上架)
店員還記得我問我上次買得新鞋怎麼沒穿-
依舊是那兩邊磨破呈現灰色骯髒的白色基本款,
我沒有告訴他我放了很多帆布鞋在家,
不想去想麻煩的理由所以隨便說等等會下雨,
然候買了我要的褲子離開,
我到目前為止貢獻給Converse的銀兩已經不可計了,
還有世足賽紀念款九種鞋款等著我。天空還是灰暗的。
我回到家的途中去借了漫畫,
然後我想起不知道誰說過我快變成宅男了,
也許是這樣吧,等我想要背後背包包不戴隱形眼鏡時,
那我就真的成功了。
就像是想要剪短頭髮又不想剪的猶豫階段,
人往往都停留在這種過度期或者是中間地帶,曖昧不清,
我討厭這樣。如果只要選邊站的話就輕鬆多了,
就像太空戰士一樣,只有打倒攻擊你的敵人就可以了,KO,倒地。
其實我覺得我可以去想像這種心境,
在小智哥哥存在的魔獸世界裡,
那是他逃離現實巨大蜘蛛的好方式,只有練功聊天沒有其他的問題,
除了今天早上打給我跟我說他電腦官方網站進不去要我幫他加值外,
他其實在魔獸世界裡沒有很大的煩惱,讓他整日沉睡。

所以你要把我歸類在太空戰士十二(Final Fantasy XII)是我逃避的場所了?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要逃避的,只是我希望它的故事內容可以長一點,
讓我偶爾有逃避現實的機會那就足夠了。
因為我現在很少坐捷運,坐捷運也不一定會遇到愛瑪仕,
遇到愛瑪士也不一定會有醉漢騷擾她,有醉漢騷擾她我也不一定有勇氣去解救她,
而且說實在台灣女生還有軟弱到不會反抗的嗎?
所以實際一點我還是專注的那個世界就好,電影是電影小說是小說,
就像我還是無法真正成為宅男或者成為一個用功的人,
或者只是或者跟這個世界同流合污。
在小小的辦公室裡面度過四十年的歲月,
每年為了年終獎金而開心,為了偶爾的休假而感到放鬆,
當然這樣的生活也沒什麼不好,
但是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貢獻度可言。
在這種時候總覺得人活著應該是要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才是,
只是誰都辦不到,模糊地帶,曖昧不清。
其實宅男沒什麼不好,
他們至少直接可愛只是很少出門,
結果終究單眼皮也沒有造成流行,紅的也只是周杰倫跟雨先生,
我們這些小眼睛依舊很努力的想要撐大看清楚些什麼,
對,好緊的楊丞琳唱什麼單眼皮。

天氣很不好都是沙子在天空中飛舞,
沙塵暴來襲的時候期中考就這麼結束了。
喜歡自言自語就是宅男的特性,
我想我漸漸不喜歡出門了,除了買Converse以外。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