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應該是個夏日的午後,
我們兩台金旺並排在某條街上的紅燈前等著什麼開始前行。
她的車是粉紅色的有改過擋泥板還有車燈,
我的車是紅色的幾乎沒有任何改過的痕跡。
我習慣性的調整後照鏡厚照鏡裡面只有很藍的天沒有雲,
她戴著很大的安全帽下面有很大的波浪捲頭髮,
不太能看到眼睛的深度不過卻是很美麗的弧度,儘管安全帽的鏡片是咖啡色的。
那在太陽下雖然反射了光不過卻仍能看見很好看的眼睛。
她穿著簡單而且配色好看的短袖上衣以及牛仔褲,
鱷魚牌的鞋子是跟車身一樣粉紅色的帆布鞋。
感覺在陽光下會出現海市蜃樓般的幻影至少對我來說的美麗。
她看了這邊一眼也許吧。或者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在旁邊的我。
也許幾秒鐘過去了,行人號誌的紅綠燈上的小綠人仍然緩慢的走著。
我拉拉已經快被汗溼透的白色T-shirt。她應該望過來了一眼注意到我的存在。
然後我想應該如何跟她開頭打招呼的話語,
一開始想的是,『嘿,今天天氣真不錯阿。』老舊俗氣的一百零一遍台詞,
我把這個想法搖搖頭屏除在腦袋之外,
『嘿,妳也是騎金旺喔,好巧噢。』這樣的說法感覺很像是台客,
而且還是很不油條的台客才會說出口的話。
我想起朋友還是書上說過的一句話,
所謂女人都是很命運論的動物,
她們對所謂宿命這種東西就像基督徒相信原罪般的相信神。
不過其實不論是原罪或者是宿命都不是自己本身能控制的喔,
畢竟人是個體只能依賴自己的時候連上帝也管不著阿。
於是我從心想著關於打招呼的事情,關於宿命性的。
當然這時候小綠人仍然走著倒數著那邊綠燈剩下的時間這邊紅燈解放的時間。
於是我想著我應該會這麼開口。
『因為我們都騎著金旺,所以我想我應該要對妳開口打聲招呼,
 我們從任何地方來然後在路口遇見,同色系的金旺也相信是如此吧,
 請不要感到害怕或奇怪,只是簡單打個招呼而已,
 如果不喜歡待會我會在前面的路口轉彎消失,也許再也不會經過這邊了,
 如果不討厭的話可不可以問一下妳的車是在哪裡改的呢?』之類的。
然後女孩可能回答說,
『你好,前面的路口左彎的話應該是那邊吧,
 是要去銀行轉帳或者是路口的雞蛋糕舖吃雞蛋糕呢?』
然後給我一個很可愛的微笑。
接著我應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她呢,是要笑很開的微笑還是很酷的正經呢?
不過不管什麼表情我都知道自己不是很好看的那種人,
所以我讓臉在陽光下看起來更顯自然。
這樣就好了我知道。
『並沒有特定要做的事情噢,只是剛好經過這裡而已,要去哪裡也還沒有決定,
 可以說是帶金旺出來散步吧。不過若是妳也喜歡吃雞蛋糕的話,
 我們可以在前面的雞蛋糕舖買一袋雞蛋糕,
 邊吃邊用著十分鐘聊我們見面之前的事,
 或許可以再吃ㄧ袋雞蛋糕,再花十分鐘聊我們未來的事。』
這樣說著會不會嚇到人家的呢?
女孩的臉色果然稍微有點僵住了,不過並沒有擺出很難看的臉色,
這段時間內只能聽到引擎在金旺體內迴轉的聲音,
還有排氣管吐出不規則氣體的聲音。
然後她的表情也趨於自然,真的是很好看的嘴型還有臉的弧形,
然後她慢慢看著我的眼睛從嘴裡吐出了話語。
那是個夏日的午後,很熱的氣溫應該有三十六度,
她的嘴型在柏油路上重複了一遍又一遍,
我的耳朵卻像是壞掉的天線收不到訊號的聲音。
她不斷重複的字到底是『我願意陪你去吃雞蛋糕噢。』呢?
還是說著『抱歉我有男朋友了,雞蛋糕我也不愛吃噢。』。
我深深的懊惱著看著她的臉。
也許我會這麼錯過一生的真愛或是後半輩子的伴侶,
我真的對此深深的感到困擾著。

接著我從自己的幻想中被後面轎車的喇叭聲拉回現實世界來。

紅燈好像在我的眼前消失很久的感覺,
原本停在我旁邊的粉紅色金旺和她已經消失在前面街口右邊的轉角。
我這麼看著頭上的炙熱太陽開啟金旺的故障訊號將車停在路旁,
聽夏天蟬的聲音聽海風從很遠的地方吹過防風林吹過田野吹過城市而來的聲音,
然後我思考著她的聲音還有關於夏天午後的愛情故事。

-------------------------------------------------------------------the end

我想寫寫看類似這樣的愛情故事,
佈局當然還要再更大一點的短篇小說。
好像夏天來到就應該有一段很棒的愛情故事,
可是我目前想到的大概只有關於錯過而已。
大概只是這樣。
也許得不到才會美麗。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