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軍英雄館開打的前一個晚上,十一點就寢。
四月一日早上六點就起床準備出發前往萬隆站的河堤球場。
昨天早上的天氣很好捷運站裡沒有多少人,
大家看起來雖然都已經醒了,
不過都緊閉不語除了單純的寒暄。
到達了河堤球場我們先去買了早餐補充體力,
然後越過像高牆般的河堤到達球場,
那裡已經有預賽的球隊在比賽了,是嘉義大學對高師大。
我們吃完後早餐就開始熱身和傳接球。
過沒多久第一場比賽的對手台北大學也到了,
然後八點開始正式的比賽。
最後我們以一勝兩負的成績在預賽就被淘汰,
也只贏台北大學這一場。對上東吳無力招架,對上清華被奇襲擊倒。
三場比賽我們總共得了二十五分,有十九分都奉送給了台北大學。
我們輸掉比賽最大的原因除了體力上的透支和人手不足之外,
還有兩個學弟們的『狂』失誤。
屏除這三項我們表現真是可圈可點,我沒有遺憾。

三場比賽我都擔任先發二壘手,打第七棒。
第一場比賽對台北大學四打數三安打,三支都是二壘安打。(最多也只能跑二壘)
第二場比賽對東吳兩打數零安打,一次內野滾地一次外野高飛。
第三場比賽對清華大學兩打數ㄧ安打,一隻一壘安打,一隻在全壘打牆前被沒收。
大四學長打完比賽後對我說,明年就靠我們了,
因為三場比賽都是我在後一棒掩護學長送他回本壘,因此學長希望明年能靠我清壘。
我很感概的說,若是沒有學長我們的右外野就等於是蒙古利亞高原。
教主在這三場比賽也是沒有發揮的很好。很可惜。
打第五棒的學弟不斷被三振,在關鍵時刻漏掉了三壘方向的滾地球。
三場比賽守備上並沒有失誤有兩次雙殺,一次長傳本壘刺殺。
我想明年我會專心練二壘手的位置還有打擊,
體力方面也實在不行,對東吳的時候在太陽下已經是兩腿發軟了。
不過對東吳之戰我們輸得並不難看。
至少比我們第一場打台北大學贏到19:10的台北大學好多了。
我們最致命的一場比賽是下午對清華時低估了女右外野手的實力,
可以追我的平飛球然後接殺傳回本壘。在打擊上也都能打到外野德州安打。
我們對上清華這隊實力上差不了的比賽卻輸得頗難看,
還差一點被提前結束。只能說我們低估了對方的實力。
這三場的預賽只能說我們盡力了,
對我、于川、老K、盈盈還有兩個學弟都只練習一個學期的成績來說,
阿皋說我們已經表現的很好了。只是還少了什麼似的。

明年大四的學長要離隊了,阿皋也要卸下隊長的職務,
人手上又再度面臨不足的危機。
大中盃的比賽讓我感受到了很多東西,
是大家團結一致追求的感覺,
還有在球場上面對壓力時的面對和處理,
當彭盈盈在最後說能跟大家是很棒的一件事,大家真的很團結之類的話時,
感動就不知為何油然而生了,那只是一種向心力,
只是很奇怪的在班上都不會感受到這一種氣氛。
我們躺在河濱球場上的草皮帶著滿身的紅土還有沉重的背號,
互相許諾明年的大中盃要回來把他們打的滿頭包,
然後拿回我們失去的,獎盃之類的東西。

預賽

第一場 台北大學 10 : 19 銘傳大學

第二場 東吳大學 12 :  2 銘傳大學

第三場 清華大學 13 :  4 銘傳大學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