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身賽第一場 v.s 經濟系,
下午四點就離開了悶到不行的教室,
我是不知道韓愈被流放到廣東時是不是不拔之地,
至少他在那個時候還遇不到禽流感。
今天的操場很多人就像是嘉年華會,
所以我和隊長先來並沒有看到有位置練習的場地,
只能在旁邊練練傳接球,直到大家陸續下課集合到這裡。
然後我們開始跟經濟系的做友誼賽的練習,
說真的大家都還沒多做練習就開始友誼賽也是有差,
而且說真的都太緊張了。
因為是于川主投所以我守右外野,
第一分是我掉的,如果能把安打擋下來就不會失分,
右外野對今天的我來說感覺就跟蒙古高原一樣廣大,
然後是不斷的四壞還有野手失誤。
第四棒教主的狀況不好,兩次打擊沒有安打。
我覺得我完全沒有把球跟到最後,
兩打數都沒有安打,一次是靠野手選擇上到一壘(差點雙殺),
一次是在最後一局第一個打席被三振。
明明感覺上不會被三振的但是還是揮空了,
真是讓情緒陷入了低潮裡阿。

最後的比數當然是很悽慘,
隊上的三位主力投手竟然沒有一個可以止住失分,
最後的比數應該是15比0或是14比0吧。
比賽完沒有一個人是笑得出來的。
除了有要打工還有事情的學長先走之外,
其他人都是留下來繼續練習到七點多快八點,
于川明顯感受到他在離開投手丘在當野手時守備的不足,
我則是要阿皋不斷的打高飛球或是平飛球給我接,
我不想讓人家認為我沒有實力才會站在這裡,
不論是右外野也好或是二壘手也罷,
我都想讓人家知道我是有能力才會站在這裡的。
就算是打擊也是一樣。
也許是大中盃真的是迫在眉睫了,
大家練球真的有很勤奮,可是我突然深深的感覺到時間上的不足,
還有怨恨腳的鋼釘在這時候給我鬧脾氣,
很酸還是要跑很酸還是要練,
然後大中盃即使輸了我也才不會愧對我的球衣,
不會愧對我的隊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