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過了竹南之後陽光開始露臉,
我想小拉應該正在床上呼呼大睡還是在看書呢?
國中上地理課的時候老師有教過的,
不過我卻開始沒印象的是,
冬天台灣的河流都是裸露的岩石,
沒有豐沛的水量或是遍地的西瓜。
列車搖搖晃晃可能是太早起的緣故有點想吐,
苗栗站上來了兩位婦人拿著大包小包我望著窗外沒有高樓,
到出口旁邊想吹吹風不過這是自強號門是自動的,
而我也沒有閒情逸致拿著菸在旁邊假裝憂鬱,
車廂裡都是小孩吵鬧的聲音,
並不是不喜歡小孩子不過若是吵了點誰也受不了,
不過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尤其是看著爸爸帶著小孩子玩得很愉快的那種心情。
看著窗外經過的鄉村風景,
突然發現有戶人家的後面有個籃球場,
我也想以後我的家後面有個籃球場或者籃球架,
然後我的小孩將來就會像灌籃高手中的澤北一樣出色。
畢竟只是夢想罷了。

我想起剛才經過桃園時想下車的衝動,
在沒有野狼跟金旺的過渡時期,
就是自強號和電聯車載我來回台北,
也有發生過嚴重誤點的烏龍事件。
美麗這時候應該正在努力的打工吧,
雖然我認為過年應該就是跟家人團聚一起,
不過也是有爲了生活而留下的人,
不過不管是什麼理由都是爲了自己的未來而前進著,
也許美麗也不再桃園,
可能在台中溫暖的過日子吧。
九點多五分的時候列車到達台中,
可能因為初一的關係車子稍微慢分。
上次來台中的時候是來找飄、stella跟小史的。(我還是想叫妳月餅。)
想下去買個檸檬餅來喫回味生日禮物的味道,
可惜車子關門的很快,
我還沒看夠這個城市的風景就要離開了,
話說回來我們又曾爲了哪個城市留下很深的印記,
是從小生長的城市、出外求學的城市、旅遊過的城市還是期盼已久的城市。
列車開動離開台中而PHS收到一封簡訊。

迷迷糊糊昏睡了一陣子彰化很快就到了,
記得楊凱琪是彰化人不過她好像去台東了,
彰化這個地方很有味道不過很難形容,
是介於簡單和現代之間的感覺吧,
通常這種巷子裡面都應該有一隻狗在門前,
看到陌生人會發出低吼的叫聲。
話說萱穎家也有一隻小黑,
不過那是中壢的事了。
彰化跟斗六站其實離的好遠,
不過斗六站看來嶄新許多,
看到斗六站就感覺充滿著喜感般的有趣,
不過蒸鱸魚今天不在這裡,
而是在那濃霧密佈的某個鄉村裡,沒有第四台。
她說不能忘了生日禮物,
我應該還依稀記得。
經過善化台南想起堂弟的誇張行徑,
在昨天的除夕晚餐上他對我訴說他是如何從台南,
一路騎著狼R向北八個小時,
花了三桶的油還有許多的毅力。
問他怎麼有辦法辦到這樣子的。
『有些事,只是看你願不願意做。』他說。

高雄好像也在改變,
當然我說得不是破洞的地下捷運或者熱得可以。
東帝士大樓的地理位置不好所以感覺荒涼,
從樓上的飯店外窗外眺望海景,
經理說下面靠近海港處即將成為最大的水舞廣場,
然後她給了我們一人一包代理市長發的紅包,
我沒拿到馬市長的紅包卻在高雄拿了高雄市的紅包,十塊錢。
下午漫步在中山大學前的西子灣想起夕陽,
往上走發現相似紅毛城的打狗英國領事館,
我們在那邊品嘗花茶咖啡,
吃甜點洋蔥圈找淡水的味道。
夕陽沒有很耀眼可能今天雲很多,
站在中山大學的牌坊前我想起余光中,
想聽他說一堂課也好,即使我很久沒寫新詩了。
在電視機前目睹光復橋被拆除,
而我在這裡吃著年糕過夏天。

《新年快樂!》

熱呼呼年糕
加溫後的冰淇淋
令我留戀
玉竹新春喜悅
新崛江人潮洶湧
好似西門町發燒未退
有那麼一點海的味道
春倒
年貨若有似無
一年緩緩升起
聽說台北低八度

這裡只有夏季
和一攤一攤的流水席
我有點發汗
是輪船汽油味
或許西子灣的夕陽
我懷念起旗津的魚腥味
我是想起妳
也許
那也是燦爛的花火
可能我在那裡
妳說啊!新年快樂!

02.04.2003 于 高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