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去北銘領文藝獎的日子,
其實說真的如果是在台北銘傳的話,
我可以睡到八點都來得及趕八點十分的課,
不過看來我是沒有那個命吧。
但是我實在太小看八點半時的台北交通了,
而且我還騎錯方向,
快到市民大道才發現我完全走相反方向了。
中山北路真是大阿。
原本以為找停車位很不容易,
不過幸好還是被我發現了。
其實要不是校本部有這麼長的樓梯,
我還蠻喜歡這裡的。
原本以為頒獎典禮的地點是在大會議室,
所以就不斷的往上走。
從操場往山下望去,
大台北盆地的風景就進入眼簾。
一點也不輸文化的夜景。
我看了他們的教室,
雖然是破舊了一點,
不過長長的走廊還有露天的座椅,
還是很有大學的味道。
不像我們桃園校區,
都是綠油油的一片操場呢。
(真想奔跑)

只是會議室不在最高處,
於是找了個同學問了一下,
好不容易才找到大會議室的地點。
才發現校車遲到,
所以我還算蠻早到的。
而今天也看到了各個得獎人的本人。
因為我們小說組是第一組領獎人,
所以要先彩排一次。
還真是好糗。
不過親自從校長手中接過獎狀,
還是會相當緊張。
畢竟一年也看不到他老人家幾次,
這次還這麼近距離看,
才發現他真的跟包創辦人長得蠻像的耶。
依橋跟英姿的吟詩還有詠詩,
真是拍案叫絕的精采。
後來聽評審的講評,
她一連問了我,
『你有去過大陸嗎?』、
『你有實際去過這些地方嗎?』,
我都回答有的,
然後她說難怪能描寫成如此,
只不過她說看我小說感覺我很老成,
這是什麼意思,
是說我心智成熟嗎?
真是怪。
更好笑的是她竟然說,
我小說最後在機場的那一幕不合理教,
只不過是擁吻嘛。

然後我也認識了小說第一名的學姊,
她寫的主題雖然不是我喜歡的,
可是真的很厲害,
不論是在構圖還有顏色都極佳,
雖然篇幅不長,
但是其實真的可以看出這篇小說精采之處,
她去讀生科實在太浪費了,
應中系永歡迎妳。
而第二名的學弟,
寫景稍嫌不足、
情感也稍微沒有達到。
我想就如評審說的,
就贏在他的法文寫作對話上吧。
其實我對我旁邊那位應日學姐佳作還蠻佩服的,
可以說是澎湃熱血的青春校園愛情故事呢。
尤其是打老師的情節。
今天忘了跟她借來先看過,
只好等校刊出來的時候再看了。
這次的典禮,
最這別的是和陳成文老師在廁所的對話。
『嘿,老師。』正在小解。
『對了,那天我忘記跟你說了。』老師正拉下石門水庫。
『嗯?』尿完正在拉上石門水庫。
『其實你那天演得不錯,恰如其分。』老師正在洩洪。
『不過杜子春真的太強了。』我笑著說,
然後一邊洗手。
『沒辦法,他幾乎都是獨角戲。』我點點頭表示知道,
『真的可惜了。』
這樣我也就能夠釋懷了,
只是下次別選在廁所跟我說阿。

這次就如許多評審所說的,
很少看到學校把文藝獎看得如此重要,
辦得跟金馬獎一樣盛大,
我也覺得學校投入的很誇張,
不過這樣也很好。
至少對我們喜歡寫東西的人來說。
現場很多厲害的評審,
讓我聽到了很多很有益的收穫,
還有陳成文老師的老師,
他對古詩的見解已經可以到達神的境界了。
而新詩組的那位東華教授評審也很強,
聽他說的就比余宗發老師好上太多了。
感謝辛苦的評審們。
如果今天回家時沒有下雨,
應該會是個很棒的一天吧。

對了,中午的便當很好吃。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