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的事情很多,
包括開監委會的時候。
是不是每次審完預算,
或者凍結經費之後,
我還要一個一個去解釋清楚,
不然又有人要在後面說,
我們針對他之類的話。
今天你說你又不是政府官員,
憑什麼上台接受我們質詢,
憑什麼說你做錯了?
首先,你的有沒有想清楚,
這根本不是對或者錯的問題吧。
今天你負責系上的活動,
還得到名次很好,
可是你在處理事情的方面,
是不是做的妥當,
我們只是在那方面提出疑問,
然後暫時凍結那筆經費。
有說你錯嗎?
也沒說不給你那筆錢阿,
大家只是提出問題想出更好的方法,
你這樣說對嗎?

政府官員,
呵,政府官員還可愛多了,
今天你們身為系學會的人員,
本來就要負起比較多的責任還有義務,
更何況你們也有享受到權力,
這也不是我們系上選出來的,
而是你們自願擔任系學會成員的,
今天是我自己要當班代的,
那是不是開班會時有人在下面講話吵鬧,
班上凝聚力很差活動都不參加,
我就可以說你們要革命我。
今天只不過叫你解釋一下經費的流向,
提出一些問題,
你就說人家在質詢你阿,
是阿我們不只質詢還可以罷免呢。
我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做出這種比喻。
如果今天問你問題就覺得我們在針對你,
或者質詢你,
那罵你一下你不就說我們要殺人了。

你說到租借衣服的問題,
我不知道你問過了誰或跟誰接觸過,
但我知道你一定沒問過班上的人或者系上的人吧,
我不相信有人的身材,
可以小到沒有襯衫可以給他穿,
這是很好笑且荒謬的吧。
你真的有去問過了嗎?
還是你只是問了你身邊的人,
這是有差別的。
我可以看到學弟妹在合唱上的努力,
而且還得了名。
今天你一句,
『昨天合唱預算被凍結,
 好像象徵最近心情的最低點,
 為誰辛苦為誰忙已經搞不清,』
也對她們太不公平。
你的心中難到只有錢嗎?
這本來就是為了讓學弟妹們參加合唱比賽,
訓練他們『團結』還有『參與』的精神吧。
怎麼會搞不清呢?

一年級就有參加過監委會,
可是我從來沒有參加過一次,
因為我知道扯上錢的東西一定會很複雜,
更何況是整個系上的錢。
現在既然認真的來參加了,
那就不怕你在後面說來說去,
只是要讓你知道,
我說了很多次的,
『沒有人在針對你』。
這只是你做事情的對或者錯而已,
除此之外都是你想太多了。
今天我同樣也身為體育組的成員,
當然對這件事也不能說什麼,
更何況我也只去幾次練唱的現場。
但你在台上說的那句讓我很不以為然,
『有時間在這坐著看,
 還不如到現場幫他們加油。』
今天要是有時間誰不會去加油?
你自己參加這麼多活動,
有哪一個活動是全勤的嗎?
或者真的有去全心投入的。
今天我為了戲劇公演,
可以暫時隊長說一下不能去練系壘,
因為事情如果不能專心一致,
是不會有哪件事做的好的。

至於關於你『超過』的舉動,
你說你認為你並沒有錯,
我覺得你是腦袋有問題吧。
都動手捉人家了領子要使用暴力了,
還說什麼沒有錯。
我不管你怎麼想,
小心下次做出這個動作時,
先被撂倒的是你。
關於腦袋結冰的人說在多也沒有用。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