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這個世界上,
最難按的按鈕就是切歌鈴,
還有影印機的按鈕。
這裡說的難按不是按不下手,
而是因為太多人按過,
所以鬆弛的按鈕。
錢櫃、好樂迪的切歌鈴都是,
國圖的影印機也是。
有時候看著一疊又一疊的書本被翻印,
會突然不心安的浮現,
『這樣好嗎?』的想法,
『這樣寫出來會不會被機車徐發現。』,
不過如果想一想,
連教育部長的學士論文都是這樣來的,
那我們的小報告真的不算什麼了,
看著影印室裡大家印著東西的腦袋,
好像想著什麼,
卻又什麼都沒想。

看著教師大遊行往總統府的方向前進,
我被橫隔在東門的前方看人群走過,
天上有細雨飄過中山北路,
一個大叔問我小金旺買了多少錢,
我陪他還有警察先生在綠燈下閒聊。
自從前年五月參加第一次的遊行之後,
我發現這種行為只會影響交通,
而讓那些高官在家裡看著電視機嘲笑你笨,
就像是鬆弛的按鈕,
不管多用力拍打也不會有反應。
出了國圖以後人群也散去了,
他們臉上看不到應有的笑容。
可能雨太大了吧,
中正紀念堂沒有很多人散步,
也沒有小孩子在放著風箏。
以前我常在想,
遊行是多麼盛大的一件事,
大家抱著同樣的想法,
還有理念坐著或走著。

愛情也可以抱持著這樣的想法,
在熱戀期就像是新的影印機,
印的速度就像每一張紙都不用錢,
快樂的複印著快樂的心情,
直到複印了幾千張甚至幾萬張之後,
墨水匣乾了又換乾了又換,
紙張不斷的被塞入。
突然有一天發現按鈕不太靈光,
油墨出現問題有瑕疵,
然後你自己被拋棄掉,
連同鬆弛的按鈕一起。
因為你不能給她更多錢,
買更多的禮物。
詩經學教授不斷說,
『靠禮物維持的愛情一定有問題。』
民間文學教授說,
『王子和公主的愛情到最後不會有好結局。』
沒想到有人大聲的說『沒錯』,
幸好我從一開始就沒說我是王子,
卻有人要一直認為自己是公主,
那到底是酒國公主還是情慾公主呢?
誰知道。是誰弄壞了那個鈕。

這個世界很奇怪,
已經結束了很久的事情還要不斷說,
就像左氏教授說的,
『如果這輩子都沒做過虧心事,
 再批評別人。
 有人這輩子沒做過虧心事嗎?
 我不相信。』
更何況是只會檢討別人,
不會檢討自己的人。
沒想到價值觀偏差的人想法也會如此,
就像鬆弛過頭的按鈕,
早就該汰換。
而不該放著腐爛。
就像有些人不會一時的寂寞,
而去找路人擁抱。
誰知道。是誰弄壞了那個鈕。

胡明志 05:27 結婚當天因為遲到而被老婆打死。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