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整條忠孝東路,
順著東往101的方向緩慢前進,
小心下雪後的晶瑩路面。
妳經過唯美的燈火下沒有節奏,
關於那個蕭邦的十一號夜曲。
把台北放進冰箱裡頭,
門如果忘記關上就會開始自動退冰。
在華納威秀裡等著淋濕,
雨下著沒有目的的漂浮,
就像望著冰淇淋的甜桶可口。
我被安置在妳的懷中,
楷書行書是我們的訊息傳遞,
岳飛是妳前世的秘密,
而我在旁邊聽妳唸完一篇滿江紅。
玉階怨的曲調被我遺忘在爆米花上頭,
想著坐著站著醒著思念著,
下雪的街頭不該只有聖誕歌,
聖誕樹的綠葉也不該襯托未出現的街景,
妳說就只是聽妳說,
我未完的待續的都只有凍結。

    全站熱搜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