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九點半我坐在電視機前面發呆,
黴菌的電話在嘟嘟聲中被轉接。
那是牽車的第三天,禮拜天早上。
黴菌從三重騎過來時過了中山北路,
打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四十,
再加上我從沒去過華納再過去的松山區,
因此找松山火車站又花了一點時間。
幸好大家都還在吃早餐,
而抽鑰匙的過程一點都不含糊,
不認識的實踐大學同學們,
還有應中二乙的同學們,
那天早上本來是陽光普照的,
豬肉滿福堡吞下肚後,
我載到的是小拉的朋友---陽光,
所以那天應該是陽光普照的,
而我們離開台北一路向北。

其實我擔心的不是路程很遠,
也不是因為越往北騎天氣越陰。
只是擔心小金旺還在訓車期就爬山。
而且天氣一點都不賞臉。
接近中午時分我們終於到達九份的老街,
只是人多的像菜市場一樣,
人們就像是全擠到這小小的地方,
對於一切都感到好奇。
我們先去吃了來九份一定要吃的芋圓。
因為黴菌打賭輸我,
所以能有免費的芋圓吃是幸福的。
其實九份來過兩次,
每次的感覺都是那麼不同。
從山下往下望真的會讓人心情變好,
儘管心情沒有很差。

我們在九份國小跟緯駿會合,
然後才發現原來,
班代(我),康樂(緯駿),
衛生(竇娥),服務(小拉)都到齊了。
我們擅自決定了班遊正式開始,
反正在場也沒有人反對。
後來我們去了一間風景很好,
東西很貴的店去吃東西。
在那裡照相聊天待到下午四點,
聽從緯駿的建議,
我們決定到基隆廟口吃奶油螃蟹。
在離開老街的途中,
終於下起傾盆大雨。
我只能說小金望真衰,
又淋雨又爬山的,
不過更慘的是,
在路上還一直下著忽大忽小的陣雨。

到達基隆時因為塞車,
已經是晚上六點了。

待續---

張在方 07:11 趕回上課的途中發現手機沒帶掉頭卻沒發現對面來車,車禍死。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