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年級的第一次期中考結束,
留下滿是震撼彈跟傷痕的軌跡。
該檢討的該努力的總是心有餘,
不要再談文字學或詩選的考題,
沒有意義也不想回顧。
至少民間文學跟左氏學是可以讓我接受,
不過等到期末考的時候可能才發現,
反而要更努力去彌補這一次的錯誤。
考古題有沒有線索,
我只知道對文字學和文學史來說,
考古題一點用也沒有。

結束了一個禮拜的考試,
全身的力氣和精神像釋放盡,
考到最後一天的英文已經有點放空了,
所以我說我最討厭熬夜。
而且要到考試時才覺得,
為什麼平常上課不認真一點,
像上課比較認真或比較有興趣的課,
考出來的都會且很有把握。
只是那些上課都在玩阿、
睡覺的就有點慘了。
不過我一點都不後悔在文學史上睡覺。

即使一開始下定決心唸書了,
最後的結果還是令人遺憾。
不過總之也終於結束了。
該開心的是我終於玩到世紀帝國三了,
哈利波特四要上映了。
然後冬天也終於要來了,
能感受到今年的冷鋒沒有下雨,
努力在要來臨的戲劇公演、
學弟妹的合唱還有練球吧。
目前的座標是在中心點偏左沒有方向。
還剩下我自己。

期中的暱稱變化。
主詞是我,
介係詞是在,
代名詞是妳,
後面的教授還沒有教。(修辭學)
有時候不需要文字的媒介,
就能懂,那所謂的肢體擁抱,
而我想念妳的擁抱。(文字學)
即使走過了五千年,
《山海經》沒有記載的是我愛妳,
女媧沒有發現的是紅線的斷落,
一瓢春水向東流。(文學史)
平平仄仄平平仄,那帆布鞋被遺忘在出口,
背包靜靜的等待冬天,仄仄平平仄仄平。(詩選)
妳過了那溱與洧的河水之後,
桃樹將盛開在妳的笑靨上,
而我在淇水的高地上隨著唱和,
幸福祝妳幸福祝妳。(詩經)

傅偉珊 15:27 車禍再車禍。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