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周杰倫《夜曲》

『Sorry,the number is busy now…。』
『現在訊號微弱,請稍待片刻。』

從漫天的洋基迷的歡呼聲中擠出球場是件不容易的事,
尤其是當球迷經過了冬眠期,
終於盼到一年一次的大聯盟熱身賽時,
看著五萬七千多人穿著黑白條紋的紐約人,
他們可否知道北方還在下著雪。
又是一陣尖叫聲外加拍手的歡呼,
三月天的紐約是冷的,
球場外和球場內是兩個世界,
一邊是極度嘶吼喧囂一邊是夜晚靜謐平靜,
我在地鐵B線想起妳說要聽的歌。

螞蟻爬過妳的書桌時妳會尖叫,
這時候住妳隔壁的Alice會被妳嚇了一跳,
然後衝進到妳的房間把過期的零食拿到外面丟掉,
通常過期的零食多半都是甜食。
妳說Alice也是台灣人,
只是她不喜歡人家叫她的中文名字,
『因為入境要隨俗。』她說。
會認識妳和Alice是因為Pet的關係,
Pet是Alice的男朋友,
而我卻是陷在妳笑容裡的朋友的朋友。

『他是哥倫比亞大學音樂系的高材生。』Pet的中文不好,
每次他這麼介紹我時,
我還要再自我介紹一次我是音樂系的。
這次我卻還沒開口就先聽到妳的聲音,
『你會彈蕭邦的夜曲嗎?』
我們會成為好朋友也是音樂的關係,
那次是在卡內基音樂廳有懷念蕭邦演奏會,
我剛好多了一張票妳剛好推掉了一個研討會,
而在初秋的紐約街道還沒發現楓葉之前,
我用一首夜曲像妳表白我的心意,
『雖然我喜歡夜曲,可是它卻是有點令人難過的曲子。』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相愛,
我們一起走過第五大道的精品街,
到唐人街回味台灣的小吃還有味道,
可惜的是我總是吃不出台灣特有的口味。
雖然妳總吵著要去大都會博物館,
但是我們從來沒有一次好好把展覽看完過,
因為走到一半妳就吵著肚子餓而我們就離開。
我們來不及注意到紐約的秋天可以讓楓葉火紅成飄逸的紅雨,
而冬天要來臨前的紐約卻烏雲密佈。

我看著電視中的我們錄下的帶子,
這裡聽不到洋基球場的瘋狂和熱鬧,
只有我們在電視裡開心的笑著,
我脫掉毛大衣將它擱置在沙發上,
Pet的貓在我腳上磨挲,
我又按下了一次倒轉鍵,
兩倍速、四倍速、二十倍速,
然後我又定在妳的笑容的停格中,
我開始懷疑無聲的電視是我真實的記憶.
可惜的是我知道屬於我真實的記憶,
已經回不到那過去。
那個陪妳看第一場雪的紐約冬天,
妳說台灣看不到雪,
儘管妳只去過台灣三次,
一次是奶奶的喪禮,一次是爺爺的喪禮,一次是外婆的喪禮。
『外公呢?』
『他在我還沒出生就已經辦過了。』而我當時怎麼會笑了呢。

每年的最後一天紐約人通常都是在時報廣場度過的,
零四年的時候當然也不會例外。
零四年最後三天前妳說要跟Alice她們開車一路向北,
直到看見加拿大的冰原為止,
而我為了趕期末的畢業表演會而正忙的人仰馬翻,
『我們會在時報廣場倒數到一的時候碰頭。』妳說。
『為什麼不是剛好倒數到零的時候碰頭呢?』我說。
『因為我要用那一秒的時間來吻你。』
零四年的最後一天我是在法拉盛中心醫院度過的,
而妳來不及陪我倒數到最後一秒妳就走了,
醫護人員說妳在送到醫院前一直哼著一首歌,
Alice難過的說她寧可代替妳死去,
開車的Pet撞斷了一隻左手卻自責的哭了。
而我沒有哭,
只是打了通電話給妳。
『Sorry,the number is busy now…。』
『現在訊號微弱,請稍待片刻。』我想著。

妳的喪禮在紐約北邊公園的墓地裡舉行,
妳的家人長居在西雅圖所以也就讓妳埋在這片異國的土地裡了。
我知道我送妳的白色玫瑰將會在黑夜來臨時凋零,
不知道是因為天空開始降雪了還是眼淚模糊不清,
妳一定會怪妳喪禮舉辦的太少,
而且沒辦法陪著我看紐約的春天,
妳說新的一年妳最喜歡的水手隊一定會在紐約擊敗洋基隊,
妳說我的腦子只剩下妳說的,
還有關於笑臉的記憶。
我跟牧師借了鋼琴停止聖歌的演奏,
在月光下彈奏妳最喜愛的蕭邦夜曲,
輕輕的落在琴鍵上的手指如妳溫熱親近我的身旁,
這是我最後一次彈奏蕭邦的夜曲。

『Pet,錄影機壞了。』
妳的笑容提醒了現在關於我的記憶停格,
Pet在房間沒有回應我的說話,
我將電視離開AV子端三個月來的第一次,
回到了屬於現實生活中的這裡。
看著電視新聞一時還不太習慣電視上沒有浮現妳的臉。
尤其是報著這個一切都跟我無關的事情,
可是當我看到下一則新聞時我卻不爭氣的哭了,
隔天我終於有勇氣離開了電視錄影機,
離開了妳待過的紐約,
但我卻永遠愛妳。
永遠彈著蕭邦的夜曲紀念妳。

『CNN體育新聞,今天3月21日的大聯盟熱身賽正式展開,各地比賽如火如荼展開,最精采的由紐約洋基隊在地主迎戰西雅圖水手隊的比賽,洋基在前七局一路以五比一領先,卻在最後兩局被追上,甚至被水手隊左外野手Randy Winn敲出再見安打,這是近幾年來水手隊首次在主場擊敗洋基隊……。』

夜曲
曲:周杰倫 詞:方文山

一群嗜血的螞蟻 被腐肉所吸引 我面無表情 看孤獨的風景
失去妳 愛恨開始分明 失去妳 還有什麼事好關心
當鴿子不再象徵和平 我終於被提醒 廣場上餵食的是禿鷹
我用漂亮的押韻 形容被掠奪一空的愛情

啊 烏雲開始遮蔽 夜色不乾淨 公園裡 葬禮的回音 在漫天飛行
送妳的 白色玫瑰 在純黑的環境凋零 烏鴉在樹枝上詭異的很安靜
靜靜聽 我黑色的大衣 想溫暖妳 日漸冰冷的回憶 走過的 走過的 生命
啊 四周瀰漫霧氣 我在空曠的墓地 老去後還愛妳

為妳彈奏蕭邦的夜曲 紀念我死去的愛情
跟夜風一樣的聲音 心碎的很好聽
手在鍵盤敲很輕 我給的思念很小心
妳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為妳彈奏蕭邦的夜曲 紀念我死去的愛情
而我為妳隱姓埋名 在月光下彈琴
對妳心跳的感應 還是如此溫熱親近
懷念妳那鮮紅的唇印

那些斷翅的蜻蜓 散落在這森林 而我的眼睛 沒有絲毫同情
失去妳 淚水混濁不清 失去妳 我連笑容都有陰影
風在長滿青苔的屋頂 嘲笑我的傷心 像一口沒有水的枯井
我用淒美的字型 描繪後悔莫及的那愛情

為妳彈奏蕭邦的夜曲 紀念我死去的愛情
跟夜風一樣的聲音 心碎的很好聽
手在鍵盤敲很輕 我給的思念很小心
妳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為妳彈奏蕭邦的夜曲 紀念我死去的愛情
而我為妳隱姓埋名 在月光下彈琴
對妳心跳的感應 還是如此溫熱親近
懷念妳那鮮紅的唇印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