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就往單行道的方向,儘管濃霧密佈。

從記憶深處有來自鋼琴的聲音,
我很久沒有觸碰鋼琴了,
儘管有時候還會記得這麼一回事,
可惜指尖早已經不聽話了,
『晴天』都會被我彈成零落的雨天。
而我的吉他還沒辦法彈奏『晴天』,
因此只好等待東北季風向南襲。

吉他在發出微弱的聲響之後,
斷了第五根的弦。
兔子先生建議我去找蜘蛛小姐維修,
可惜的是我再也彈不準那未完的C和旋。
麋鹿決定在今年聖誕節要認真工作,
目標是走遍六十四國三千兩百二十三萬,
送給小孩們寫在聖誕襪上的許願。
而我決定一個人陪檞寄生看花火。

指間流露出來的音符是鋼琴聲,
那演奏吉他所發出聲響的是空心的音。
鋼琴也是空心只是它包的密不透風,
而吉他卻有一個圓形的洞透著風,
沒有人可以偷走它的心。
誰的心上沒有心。
兔子先生說要送給兒子最好的禮物是,
一隻想征服世界的青蛙。

當魯邦坐著統聯一路往北,
我正在讀著樂譜的第二章節,
你說我是不是能在萬聖節來臨前湊好旅費,
趕在那之前到達墾丁的海邊。
我想如果我們都沒變就能再回到那年夏天,
畢竟所謂的好朋友已經如草履蟲般稀少,
多的只是虛偽還有藉口,
然後讓我們回到淡江回到沒有爭辯的地方。

哪裡沒有指標,就往哪裡前進,向北。

趙文豪 01:00 太晚睡暴肝而死。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