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的時候因為沒有買到高鐵的票,所以必須從國道北上回台北。
也許是因為中午出發的關係一路上都昏沉的睡,想著關於死的事。
記得哪本書上說過,「世界是為生者而存在的。」,所以死者歸去的地方,


是「無」嗎?


我想起外婆失去的右邊頭蓋骨,凹陷的半邊臉,癱瘓的右半身,
在療養院裡卻是抗拒吃飯、抗拒鼻胃管、抗拒老天爺所給她的待遇。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