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回來當初為什麼會寫出這樣的散文呢?即使故事性很強烈,
即使我自認為它是久違的散文作品,不過確實不是散文吧,
感覺也很鬆散的結構,那就讓它在這裡靜靜的躺著吧,
畢竟還是有某種象徵意義在的,任何作品都會有其象徵意義。

【給潔西卡。】

零五年秋天的時候潔西卡走在落葉滿楓的林道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