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班上如果沒有人為了這個聽也聽不懂,卻很重要的學科努力抄筆記的話,
那我想他不是打算休學了,就應該是對中文系感到絕望了。
其實在讀中文系的過程中是要常常感到絕望的,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大致這樣的大道理,
只要說出某些大道理就會被歸類成中文系的典型特質,如果說自己是中文系,
還會被「考考你這個字怎麼讀?」或者說「你會不會背某首詩或者喜歡張愛玲嗎?」
可惜的是在文章裡我討厭引經據典更不喜歡張愛玲,喜歡的朝代是唐朝和村上春樹。
說起來在上通識課的時候還有人以為不知道是哪個設計系的,看的書是聲韻學。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