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香料國的國王哪裡都沒有去,他只是守著最後一片海岸線直到永遠。)

開學第一天十點的課沒有什麼改變的現況所有一切都過度的安靜,
也許是因為耳機音樂的關係也許是太過於思念大海的原因。
七樓的教室變成了電腦教室然後一年級在這裡上過的英文課全被倒進垃圾桶,
後面正在新起的高樓完全不認識的生面孔穿梭著走廊的陰影,
這裡有著什麼這裡正在消失著什麼是關於「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
村上龍說疏離的城市總會有讓人可以感到熱情之類的東西,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