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沾了白色的油漆撫摸那些直立在牆上那各種顏色充滿圖騰的電吉他,
讓手指停留在漸粗而細的琴弦上,滑過發出某種情調和弦。
再貼滿龐克跟各種歌手海報的練團室裡面去感受留在那裡的低音貝斯,
終於爵士鼓慢慢的銷聲匿跡,帶著滿滿酸酸的空氣和夏季的氣味。
什麼時候下過了一場雨,害得貓躲在屋簷裡已經快要三個鐘頭,
我陪著那個屋簷的牠談了一個章節的她,夜燈悄悄被誰開啟,
讓明信片隨著時差落在換日線的左手邊赤道的右下角,
古巴的菸草還有羅姆斯達咖啡豆會讓味道烙印在腦海的深處。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