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入空氣時好像胸腔都會被染色般的藍。】-村上春樹‧《人造衛星情人》

一次愉快的旅行是不是連多好的文筆也描摹不出當時有多快樂,
從一開始要讓大家忙著熟悉彼此到瘋狂心臟病和國王遊戲之後變成狂笑一行人。
我想當初讓大家能快樂出來玩的基本目標已經達到了,這樣我就很滿足。
儘管恐怖列車恐怖的是在於要面對失眠的痛苦,我想下次我寧願多花點時間也不想再坐夜車。
回到台北之後我開始不習慣這裡的空氣還有陰暗的太陽悶熱在體內的汗水,
不管再怎麼晚的街道上都是人來人往沒有從背後黑暗處傳來有力的海潮之聲。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