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很期待醫生對我說你的復原能力就像是蜥蜴一樣厲害,
而事實上當他開完刀的隔天對我說今天就可以出院簡直就像是奇蹟般不可思議。
這次要把骨釘拿出來之前我沒有吸入太多的尼古丁,
跟之前一樣的病床我整個晚上都在適應新的床墊,我想我會認床。
禮拜二住進醫院之後禮拜三早上才開刀,我感謝醫生幫我排在第一刀,
讓我不用挨太久的肚餓就能結束手術。
如果說上次裝上鋼釘是在疼痛和迷糊交織的感觸下被推入手術房的話,
那麼我要說這次被推入手術房我清醒的就像是嚼了三天的煙草。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