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走在那長且明亮的走廊當中,黑暗總是在下一秒來襲。」

在醫院的迴廊中我獨自聽著自己的心跳聲,很有規律卻稍嫌快了些正鼓動著。
這裡的日光燈通常都白的很不自然,沒有灰塵的白牆上透過了窗。
手上拿著骨科一般手術同意書、麻醉同意書、住院同意書厚厚一疊的資料,
醫生在紙上面寫著些注意事項還有表象符號穿梭。
我想起小時候常常氣喘發燒的身體,母親揹著我往急診室的路上,
父親那時候帶的歐美團常常一去就是十幾天,因此我對半夜的醫院印象特別深刻,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