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的學習或者父親的基因。

老實說我很好奇我為什麼沒有遺傳到我父親優異的外語能力,
他在三十五歲以前是導遊,三十五歲以後是經理。
坐在辦公室批公文討論行程賣點度與航空公司老闆應酬的那所謂高資本主義白領階級,
其實這也沒有什麼不好我認為。
在年輕時遊歷了不下世界各國的總數,甚至還有重複的,
他紐約去到不想再去,巴黎羅浮宮去了十二次,在芬蘭曾跟聖誕老人和麋鹿合影,
埃及金字塔一定會牽扯到外星人,他曾在白俄羅斯的冬宮前醉過,
我想他這一輩子有五分之一的時間在國外,五分之一的時間在長程巨無霸噴射客機飛機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