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實在是太悶熱了還是盆地終於燃燒了,
帶著滿身的黏膩感開始後悔太晚開冷氣入睡,
早晨七點半我看著被單這樣想,繼續睡然後八點半,
好不容易爬起來去樓下洗車,
天空陰霾為甚麼還是覺得很悶,太陽不肯露臉。
中間亮羽打來說他和昇宏已經到了我家前面的星巴克,
洗好車後換萱穎打來了,稍微沖洗了一下換了衣服。
騎著嶄新的小金旺在中山北路上然後車站,
乾淨到不可思議的程度,萱穎等在東一門的前面,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