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發現大家的背後都長出了翅膀我一點都不會感到訝異。
那種相似性的程度真是高到可怕的嚇人,

存在感,或是隱喻性的那種翅膀。

其實如果能有一對麋鹿種類的角也不錯,
當然你們不用在聖誕節的時候拉雪橇或是在冰原上跳華爾滋。
不過綿羊類似的毛是必要的,那樣在芬蘭的時候才不會凍傷。
當然人類不斷的進化,只有生理上的思考是很純粹不會改變的,
我們認識的麋鹿羊像是一張蜘食物鏈,互相熟悉卻又如此陌生,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