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應該是個夏日的午後,
我們兩台金旺並排在某條街上的紅燈前等著什麼開始前行。
她的車是粉紅色的有改過擋泥板還有車燈,
我的車是紅色的幾乎沒有任何改過的痕跡。
我習慣性的調整後照鏡厚照鏡裡面只有很藍的天沒有雲,
她戴著很大的安全帽下面有很大的波浪捲頭髮,
不太能看到眼睛的深度不過卻是很美麗的弧度,儘管安全帽的鏡片是咖啡色的。
那在太陽下雖然反射了光不過卻仍能看見很好看的眼睛。
她穿著簡單而且配色好看的短袖上衣以及牛仔褲,
鱷魚牌的鞋子是跟車身一樣粉紅色的帆布鞋。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