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年的台北書展過後,我又開始重看村上先生的作品,
從短篇開始一篇一篇仔細的閱讀,發現裡面藏著許多關聯性的問題。
特別是在兩本上下集厚厚的『海邊的卡夫卡』裡面,
單數章節是描述一個十五歲少年離家出走的旅程、堅強的過程,
而雙數章節是一個從小失去了閱讀寫字能力卻能與貓對話的老人,
與卡車司機的冒險故事。
就跟『世界末日與冷酷意境』不太一樣的是『海邊的卡夫卡』每一單雙數章節,
都留有一點的線索和不相關的故事互相呼應。
不論是歌曲的隱喻性也好被刺殺的父親也罷,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