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九點半我坐在電視機前面發呆,
黴菌的電話在嘟嘟聲中被轉接。
那是牽車的第三天,禮拜天早上。
黴菌從三重騎過來時過了中山北路,
打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四十,
再加上我從沒去過華納再過去的松山區,
因此找松山火車站又花了一點時間。
幸好大家都還在吃早餐,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