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只是想找一個理由,
替自己傷心難過可憐有人可以安慰的理由。
有些莫須有的罪名成立,
我習慣很多人在後面指指點點,
那又怎麼樣,
憑著自己的良心去想吧,
如果真的是所謂的那樣子,
難道感情也可以複製。

哈,這樣也輕鬆了許多。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