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zing india_6125.jpg

 

 


「我嗎?我叫莎莉。」她微笑著用日語說。
「晚安,莎莉。」
「晚安。」

 

 


  在阿格拉車站碰到莎莉時,誤點的列車正要進站。
  第一眼看到她,莎莉獨自站在月臺上,黑色挑染過的馬尾、白皙的皮膚及嬌小的個子,在這樣的國度顯得十分顯眼。從她面前經過的時候,自己還刻意回頭望了一眼,不僅是感興趣,而是帶有些許的不安與疑惑。
  第二次看到莎莉,她正在跟兩名一組的歐美女性背包客搭話。逸勳與怡銘看見書報攤,說要去問問明信片的價格,自己則站在月臺上注意隨時要進站的列車。
  等我注意到時,莎莉已經站到自己的旁邊,準備要對我說話。
  從她的英語聲調來看,難以猜測莎莉是哪裡人。她詢問我是不是也要到德里、住哪一間飯店等問題,剛開始不太確定莎莉談話的重點是什麼,後來知道我來自哪裡後,莎莉才說出她想找抵達德里之後,可以共乘的夥伴。原因是誤點的列車到達德里應該會超過午夜零時,獨自一人的年輕女性,無論是搭嘟嘟車或計程車都有安全上的顧慮。想到這一點,莎莉才到處尋找能共乘的對象。
  確認我們兩方的飯店位置後,內心就決定要幫莎莉這個忙,於是開口詢問她來自哪裡。
  「日本。」莎莉說。
  「來自日本哪裡呢?」進一步詢問,實在是太過驚訝的緣故,莎莉的英語裡,完全沒有日本人獨特的日式腔調。
  「大阪喔!」莎莉回答時,腦海浮現這座熟悉的城市剪影,有一股倍感親切的姿態,頓時加深要幫助她的念頭。
  此刻,列車已經停妥,每個旅人都加緊腳步,往各自的車廂上移動,國鐵從來沒有一次按照預定車廂位置停駐月臺上。莎莉的座位距離三人的位子有四個車廂距離,於是約定到德里後,同樣在月臺上碰面。

 

IMG_6854.JPG

IMG_6855.JPG


  車行順暢抵達德里已經是五小時後,時間是零點二十分。從D6車廂往回走,莎莉從D2車廂往出口方向前進,我們在D4車廂外碰到面,莎莉穿的是一件單薄的棉質連帽外套,帶著普通尺寸的後背包,她雙手緊緊抱在胸前,看起來很冷。。
  「是不是很冷呢?」踏上連接月臺的天橋時,我這麼問。
  「沒錯。」她點點頭,搓了搓雙手,把背包放到胸前。
  「行李僅有這樣嗎?」我問。
  「嗯,我把更多的行李都寄放在民宿(Hostel)裡了。」
  這是我們第一次用日語交談。
  擠往出口的乘客很多,莎莉有好幾次都快被人潮給撞倒,看來很危險,但是她都沒有落後,跟在身旁。
  走到車站外頭,亞洲面孔又是四人行的組合太過搶眼,很快就面對眾多司機的圍繞,免不了又是一陣討價還價,而且德里的司機要比齋浦爾或阿格拉要更團結、更貪得無厭。
  有一群計程車司機(在印度開私家轎車的司機都自稱為計程車司機),不斷開價高額的四百盧比要載客。莎莉在我身邊,說著到民宿的車程不過一百盧比,於是很果斷拒絕,這位司機持續死纏爛打,更阻擾我們找嘟嘟車司機喊價。於是,又是激烈的爭執,不僅一邊要攔經過的嘟嘟車,另一邊還要繼續跟計程車司機殺價,但是價格實在很硬。後來,眾人都對搭計程車有疑慮,就用很果斷的語氣請計程車司機走開。過程中,莎莉不但沒有安靜不出聲,反而還能跟嘟嘟車司機大聲講價,氣勢十足。
  經過十分鐘,好不容易講妥嘟嘟車的價格,就立刻上車。前方是逸勳與司機擠一個座位,後方則是怡銘坐裡面,自己卡中間,然後讓最早下車的莎莉坐在外側。上路後,聰明的莎莉還不斷開著網路定位,確認車子的路線是否正確。
  在行駛的過程中,我們才有機會好好談話。
  「這是妳到印度的第幾天呢?」我問。
  「第四天。」莎莉回答。那自己勉強也可以算是「前輩」吧?可是無論怎麼看,表現沉著的莎莉,反而比較像熟悉印度的先行者。
  再問到莎莉會在印度待多久呢?莎莉竟然說:「五個月!」讓全車的人都相當驚訝。
  「因為其中三個月會進行『某個活動』,從下個月開始,所以才會待這麼久的時間,就趁開始前到處去看看。」她說。
  莎莉所說的『某個活動』,我不太清楚那個日語單字的意思,猜測應該是交換學生或是志工參與的活動。無論如何,待上五個月實在不是開玩笑,需要有很強的意志力才行。
  「所以,妳喜歡印度嗎?」這是前一晚,火車上印度人探問自己的問題。
  「喜歡。尤其是出發以前就很喜歡。現在的話……,嗯!還是喜歡喔。」對她的停頓,自己有股莫名的好奇心。
  「可是,他們會說很多的謊。」我說。
  莎莉笑了起來,沒有多說什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說出還不夠理解印度的淺薄見識,或者說中她話裡遲疑的事實呢?
  稍微介紹過我們三人之後,莎莉說到之前有到台灣進行過兩天一夜的小旅行。
  「那時候落腳在台北,台北是個很大的城市。啊!然後還去了九份。」看來,托《神隱少女》的美麗誤會,九份確實成為日本人必來台灣造訪的地點。
  快到新德里車站時,我們談到日語會話,說到自己很常去大阪、京都等關西一帶旅行的事情。
  「京都真的很漂亮呢!會吸引人一去再去。」我說。
  「真的!京都是個很美麗的地方。」莎莉點點頭說。
  來到新德里車站對面的市場,莎莉要司機駛進市場內的街道,經過第一天我們探詢車票與網路的地方,再往深處開。
  「因為民宿有十一點的門禁限制,所以現在有點擔心門鎖上該怎麼辦?」莎莉頭一次露出憂鬱的神情。
  「別擔心,我們請嘟嘟車在樓下等妳。」
  「真的嗎?」她眼睛一亮。
  「真的。妳先去看看情況,不行我們再來想辦法。」我說。
  「這樣麻煩你們怎麼好意思……」莎莉不斷說。自己只是強調不要緊。
  一下子嘟嘟車就停妥在民宿外的巷弄,莎莉跳下車,回頭說她先去看看情況,回來再跟我們分攤費用,要我們等她。白日熱鬧的大街現在看來死氣沉沉,沒有一家店鋪營業或行人經過,時刻已過凌晨一點。很快就回來的莎莉,很高興說著請民宿的把門打開了!於是,能夠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卻也有點寂寥感,因為必須要道別了。
  接著分攤車費,莎莉堅持要出三分之一的費用,但是我們堅決不肯,而且她身上剛好沒有足夠的零錢。沒想到,莎莉竟然拿出五百元新台幣來,說可以當作車資,可是這金額根本超出太多。
  最後,我們僅收下莎莉八十盧比的零錢,這剛好是四分之一的車錢,她握著手不斷道謝。不過,感覺自己沒有幫上什麼忙,怪不好意思。離開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要詢問她的名字。
  「我嗎?我叫莎莉。」她微笑著用日語說。
  「晚安,莎莉。」
  「晚安。」
  看著她揮手消失在深色的巷弄裡,這才發覺對德里印象最深刻的時分都是在深夜。

 

Amazing india_9232.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