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7_144614

 

 

「水永遠是我最忠實的聽眾。」-岩井俊二.《華萊士人魚》

 

 

20140104_001955  

 

 

 

那個夏末,從沖繩回來的她,皮膚曬得十分黝黑、均勻,染過的頭髮有些微褪色,顯露金黃的光澤,
每一次見面時,她抓住我,總是不停說著旅行的細節,麵食的味道、人們的衣飾,還有雲朵的形狀,
字、句細膩的描述,就算再缺乏想像力之人,相信也能輕易浮現鮮豔的畫面,並留下深刻的印象。
「什麼時候,我們可以一起看夕陽、一起在海邊散步呢?」她認真問著,我卻沒有明確的回答。
幾日之後,她在自己拍攝的眾多片段之間,挑出一張以海岸為主題的風景照,當作紀念饋贈給我,
畫面上,湛藍色天際懸掛著白色積雨雲,連接碧綠色的海水和灰白色的沙灘,淺灘上散落著躺椅。
我把照片黏貼在房間的牆上,沒有任何註記,很輕易就融入牆上原有的眾多明信片與舊相片之中,

 

就像是隨處可見的海岸風景一般,顯得樸實而又平凡。

 

隨著時間流逝,她也不再參與我的人生之後,這張相片依舊蔚藍如昔,保持著那年的夏季模樣,
房間的牆壁上,增加了來自倫敦與巴黎的幾張風景明信片,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太會想起過往,
但是,不知何時開始,眼光時常會停留在她給我的那一張相片上,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專注,
畫面裡,晴空與海水都沒有變化,積雨雲始終高掛,可是我能感覺到相片內在的本質上已完全不同,
海是接近沸騰的水,燃燒著水底的氧、冒著盤旋的氣體,呈現著更為濃烈的藍與綠,充斥水平表面,
再仔細一看,縷縷的蒸氣正在雲內凝結成晶瑩剔透的水珠,讓積雨雲更顯得飽滿、厚實,蠢蠢欲動。
就算是在乘車的時候、就算是在交談的時候、就算是在寫作的時候,我的腦海不時就會浮現沖繩之海,

 

正確來說,浮現的正是她所拍攝的沖繩之海。

 

對於沖繩,我唯一的印象停留在多年前一個夏日的家族旅行,搭乘巨型的郵輪,繞行被稱為石垣之島,
我們在石垣島的港口登陸,造訪了潮濕陰暗的鐘乳石洞,經過恬靜雅致的古風街道,海風吹拂舒暢。
後來幾年,提到旅行時,同樣斷斷續續提到過那霸、琉球,最後都不知何故,再也沒有到訪的機會。
說起來,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離開海岸有非常遙遠的距離,無論是京都也好、倫敦或是巴黎也好,
「很久沒有看到海了。」我想。
現在,當每日清晨的集合時間,自身站在天未亮的營區時,常常望著山腳的城市燈光,想像一片無垠之海,
對我來說,那象徵著過去與自由的現實,沒有人可以否認那存在過的事實,無論是歡笑、傷痛或是思念,
我們就像是隱藏於深海的人魚,不時會想要露出水面,對著皎潔的月光吟唱一首無人知曉的歌曲,
很久以後,我知道這張沖繩之海的相片,不會再讓我想起關於她的細節、不會再讓我想到沖繩的記憶,

 

但是,我們終歸是要回到海中的生物,就算是那微不足道的意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