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時代以後,千利休的背影,就像是可望不可及的道標,茶人所致力的追尋和信仰。)


(雨中的一保堂,用溫熱的茶湯,招待每一個入座的遊人,碧綠如湖水的抹茶,深入人心。)


(沒有意外、沒有期待,一保堂的茶,是一種追尋自然的生命況味,只有一種完滿的感受。)


那一天,利休讓女人喝了茶。
從此之後,利休的茶道通往了寂寥的另一個世界。
-山本兼一‧《利休之死》


在驟雨之中,往市役所前進。走在二条通上行人很少,就像為了躲避獵人而消失的鳥兒。
經過寺町通後左轉,來到轉角,能看到一間兩層樓高的町屋,門口懸掛「一保堂」三字的布簾。
布簾是深褐色的底、白色漢字的樣式,房屋則以代表茶的墨綠色為主色,看得出來有相當的歷史。
尚未拜訪一保堂前,我以為有年代的「百年之物」,都會有一種難以親近、接近的姿態。
帶著緊張的心情,我們掀開一保堂的布簾,撲面而來是濃郁的茶香、親切的招呼聲和忙碌的身影。
面對正門的櫃檯,再後方就是專門處理茶葉、茶粉的平臺,乍看之下,頗有中醫診所的模樣。
要購買茶葉、茶粉的話,只要在櫃檯選定種類、等級,店員就會到後方立刻幫你挑選、包裝。


這跟現點現做的好感十分相似。









我們進入一保堂後,先到右手邊的茶室前,在入口登記姓名、人數,等候服務員帶位入座。
說到一保堂的品茗室──「嘉木」,就讓我聯想到「南方有嘉木」這則出現在《茶經》的話語。
等候約三分鐘後,進到嘉木,茶室的座位不多,以木製桌椅為主,每個座位有一定的間隔,
室內只裝飾著素白的花卉掛畫、擺放孤枝的陶瓷花瓶和光線透過的窗櫺,樸素中,仍不失雅致。
我們各自點了一碗「雲門の昔」(濃茶)和「京極の昔」(薄茶)的抹茶,此外還附上和菓子。
不同的茶種類,要搭配甜度不同的菓子,糯米狀的荷葉和菓子,跟櫻花狀的糕點就不大相同。
事實上,以前茶人舉辦茶會時,就會從「主題」、「空間」、「季節」和「參與者」等因素,
來決定茶室的擺設、茶種類的程度和點心的順序等,甚至連衣著、招待方式都會有所差異。
任何細節,都是茶人為了呈現出一場完美茶會的精心設計。光是這樣,就該對茶道肅然起敬。


抹茶呈上後,濃郁的綠色深深擄獲住我的瞳孔。











京極の昔的顏色,就跟市面上販售的抹茶沒有差別,但是味道完全不同,苦澀的恰到好處,
雲門の昔,呈現著原始森林庇蔭的濃郁綠色,碧綠液體如同血液,黏稠、深邃,充滿著奧秘。
熱燙的濃郁抹茶喝起來真的「相當」苦澀,彷彿把其他味覺都溶解在這茶碗裡,只留存苦味。
剩下半碗時,抹茶會被收下,進行第二沖,濃茶變得稍淡,宛如薄茶,口味沒有較先前苦澀。
完全沒乳製品、糖製品的抹茶,苦澀的徹底,直達腦髓的深處,可是回甘的深味卻很顯著,
這時,我覺得只有在品茶的瞬間,能理解人生的況味,只是這樣單純的喝茶、看著窗外間歇的驟雨。


讓苦味在喉頭間縈繞,就覺得相當滿足。













這是我第一次走進所謂的「茶舖」,以茶葉、茶粉的販賣為主,還有專業的茶器和茶室。
需要的話,左手邊還有教授茶藝的教室,親切的服務員會親自為你解說「新茶」和「煎茶」的種類,
雖然,在宇治的中村藤吉已經購入煎茶葉和抹茶粉,但是來到一保堂,還是不免俗的選購。
其實,這樣來看,以販賣冰品為主的「都路里」和「中村藤吉」,好像只能算專門的喫茶店。
可是,不論是喫茶店也好、茶舖也好,每一間的「茶」都是各有特色,經營不同而已。
至少就我目前嘗試到現在,中村藤吉的抹茶反而要得我心,可能是一種偏愛吧,誰知道呢?























關於一保堂的相關資訊,可以參考一保堂茶鋪的官網,相當詳盡。


──結束一保堂之後,是一間在京都市役所前,相當可愛的小物雜貨店喔,千萬不要錯過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