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以此文向Sandy Hook小學的受害者、受害者家屬及加害者的親友,獻上誠摯的哀悼,)



(並且向這個社會提出嚴重的控訴。)





One nation controlled by the media
Information age of hysteria
Calling out to idiot America

一個被媒體所控制的國家,
一個歇斯底里的資訊時代,
這被稱呼為白癡美國的地方。

──Green Day 〈America idiot〉


資本主義社會的問題是人心。


就在幾個小時以前,Sandy Hook小學發生了一場震驚全世界的案件:一名槍手,狙殺了數十名孩童和教師。
這段文字看似簡短,算起來不過十七個字,但這十七個字中,卻包含了二十八位死者的生命,
死去的人和看著他人死去的人,腦中閃過的是什麼樣的心情,這是無法模擬、描述和說明的。
不論新聞關注的多深入、媒體報導的多詳盡,死去孩子、死去親人的家屬,都無法再見到曾經存在過的人,
這是一場殘酷的、無情的殺戮,對象是手無寸鐵的小學生、教師;兇手卻是擁有槍械、擁有力量的青年人。
我已經可以想見媒體的後續報導:家屬的傷痛、兇手的動機、兇手的家庭環境、美國的槍炮管理制度,


然後大約三天以後,再也不會有人關心這些受害者和加害者。





這就是我們資本主義的社會,媒體關心的永遠不是我們想要知道的、新聞報導永遠都是逞一時之快的,
用「快」來形容,媒體還會沾沾自喜的告訴你:這就是新聞效率,為了新聞就可以去二度傷害受害者的家屬,
其實,包括加害者的家屬和親友,都是同樣無罪的,經過媒體報導,犯人的親朋好友也都失去正常的生活,
資本主義的社會就是:速食、沒有營養、害人害己。而聰明的兇手,早就在犯案校園,當場飲彈身亡。


每次在美國,發生這種槍擊案,最常出現的聲音,就是槍械問題。


對我而言,要美國限制槍械,並不是根本的做法,而且更不是避免殺戮、避免犯罪的方法。
其實不僅是這次事件,美國發生過許多次的校園槍擊案,包括科倫拜、維吉尼亞、明尼蘇達等。
但是,這些校園槍擊並不只發生在美國,在臺灣、日本,甚至社會主義的中國,都曾發生校園案件,
只是,有沒有槍械的差別而已。
沒有槍械,不代表兇手不會用刀子、肢體,去迫害那些更手無寸鐵的人們,兇手絕對是反社會的,
我們不能把他的反社會,怪罪到槍枝、怪罪到殺傷力的無機質之物上,而是應該去思考,
這基本上體現了我們社會的基本問題──恃強凌弱,表現出人們認為有權力、有金錢,就能為所欲為的態度,
今天,這位青年不敢在人群中開槍,為什麼?因為可能會有比他更強壯的人制伏他、擁有槍枝的人射殺他,
所以,他挑選了母親任職的學校,先殺了家人,然後到校園裡襲擊了手無寸鐵的學生們。
這是令人不齒的,卻也是最真實反映社會現實面的例子。
這是最有效報復社會的手段,兇手遇到最少的抵抗,能夠殺掉最多的人,然後造成社會的嚴重恐慌,
我誠摯建議美國政府應該在每一間學校派一批海豹部隊,保護這些最需要保護的人,而不是整天侵略他人。


我批判了媒體、批判了兇手,然後批判了美國,其實我想批判的還是現實社會。
這個社會無法盡力到讓每個人都滿意,無法保護那些最需要保護的人,那就是一個失職的社會。


2012/12/15






圖片版權來源:http://headlinepong.com/blog/sandy-hook-school-shooting-in-picture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