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被摩天高樓包圍下享用著抹茶聖代,我懷念那個,望出去就是京都塔的,伊勢丹都路里。)


(說起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口味被寵壞了,都路里漸漸不太能夠滿足我的抹茶慾,而需要中村藤吉拯救。)


(這間東京唯二的都路里分店──另一間在汐留,中村藤吉則無──,裝潢和口感上,都不會讓人失望。)


星期天是不起眼的紀念日,是身體上的一個小傷疤,是瞬間一閃而過的記憶。──吉田修一.《星期天們》


從池袋搭上丸之內線,一路經過後樂園、御茶水然後連接到東京駅。列車經過後樂園時,會緩緩爬升到地面,
此時,眼前可見後樂園內的摩天輪、東京巨蛋的圓形屋頂。儘管,沒有停留時間造訪,但能親眼見到已滿足。
抵達東京駅時,基於新宿、池袋和上野駅的先例,所以我替自己先建立起──東京駅可能真得很廣闊的想像。
果然,光是同一站內的轉車點,就有兩種以上的站名,而且,光是JR線就有地下鐵、鐵路和新幹線三種,
只能說,作為都心交通樞紐的主要車站,不愧是相當的遼闊,幸好,我們來這邊只是造訪大丸百貨。
東京駅和大丸百貨,就跟京都駅與伊勢丹百貨的關係一樣,巧妙的是,兩間百貨內都有宇治抹茶都路里的分店,
只是,我們光是從剪票口走到大丸百貨就花費了不少時間,然後從人潮洶湧的百貨大廳,搭電梯到八樓,
光是等電梯和避開逛街的人潮,就相當的費力、費時,幸好我們抵達都路里時,前面排隊的只有三組客人。
其實,在出發到東京前,最先查到的是在汐留的都路里分店,後來看到東京駅內有,就取消汐留的行程。
說起來,這是這趟行程少數我覺得是「對」的決定,感覺去了汐留只為了吃抹茶,那樣也太空虛了。
而且,一直承受著這種面對未來都市的水泥視覺,我的眼睛和荷包也相當的不好受,真的,所以沒去是對的。


而且,大丸百貨的都路里視野相當的好。
















在等候區前,茶寮都路里設計了販售茶葉的區域和結帳的櫃檯,等候的位子也比伊勢丹的都路里多,
不僅販賣當季的新茶(新栽的茶葉,又依等級分價錢),更有抹茶粉、綠茶包等產品的販售,
讓人在等候時,不至於太過無聊。除此之外,店內的裝潢依舊維持著昏黃的色調,但不知是不是落地窗的關係,
所以整體感要比伊勢丹店的明亮許多,從等候區就能看見窗外大樓的招牌,頗讓人期待窗邊的座位。







輪到我們時,剩下的窗邊座位被選走了,就入座四人座的座位,意外之下感覺相當的寬敞、明亮,
幾乎所有的位置,都能夠眺望外頭東京都的建築風景,因為這些玻璃的緣故而顯得具有明亮感,
入座後,睽違已久的點了夏季限定(五月初到十月初供應)的抹茶冰(稅入1200日幣),
雪花和逸潔則點了白玉聖代(稅入1100日幣),這跟當初前年四月在京都享用的抹茶聖代很相似,
吃到睽違多時的抹茶冰,那完美的綠色令人頓時暑氣全消,抹茶的滋味就不用讓我一一的重複,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多心還是過於期待,總覺得都路里的口味變得稍淡了一些、真的有一些,
我後來一直的在想,可能是被宇治中村藤吉的抹茶給衝擊過後的後遺症、可能是來到東京後的緣故等等,
但是,都路里的抹茶還是好吃,對於只能吃到台北那種西洋化的抹茶來說,能吃到都路里已是至上的幸福。















每次在吃都路里,我都很習慣的喝上許多杯滾燙的煎茶,從來就不知道煎茶和抹茶冰這麼熟配,
抹茶的滋味仍然是那樣帶有甜味的苦,可是那苦並不令人討厭,反而會像鬧憋扭的孩子般惹人憐愛。





















享用完都路里後,我們回到大丸百貨的一樓,在充滿「伴手禮」的專櫃中,找到販賣東京香蕉的專櫃,
這個我在大阪關西機場怎麼找都找不到的東京香蕉(只有很明顯是盜版的大阪香蕉,哈哈哈哈),
在大丸百貨裡相當的具有人氣,我們被一位很熱心、充滿笑容的小姐服務,雖然沒有免稅店那樣便宜,
可是口味要比機場內的免稅店要來得多一些,甚至還有銀座草莓香蕉、豹紋香蕉等等,小姐都很有耐心的解說,


只是,我不知道東京香蕉保存期限都很短。





除了東京香蕉以外,其他的伴手禮也都相當的精緻、口味誘人,如果我有剩很多錢的話,
可能會把所有的櫃位一掃而空,東京的洋菓子製作真的要比京都來得花俏、流行許多,很容易吸引遊客目光,
這不是說口味的問題,而是在外觀、包裝和設計上,東京的甜點會讓人一看就想要掏出錢包來。
離開大丸百貨後,準備走到大手町(東京駅的站內站),在路上順便買了東京的星巴克隨行杯,

終於,才讓這段旅程準備寫上告一段落的結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